第1节(1/2)

加入书签

  《酒品即人品》kica心泪

  文案: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清风下班路上被一个醉醺醺的小酒鬼揍了一拳。

  某年某月的某二天,清风下班路上再次被一个醉醺醺的小酒鬼拦路抢钱。

  某年某月的某三天,清风下班路上又一次被醉醺醺的小酒鬼堵在小巷里强吻了。

  这三次遇见的酒鬼竟然是同一个男孩,从此引出了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缘分。

  都说相遇即是缘,但是酒品即人品,这注定是一段孽缘。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天作之合青梅竹马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谈清风,牧苏┃配角:谈凌,柯澄┃其它:家教情缘,细水长流

  第1章小鬼与少年(1)

  这座城市最喧哗的便是这满是玫瑰花的街道,满街都是牵手来往恩爱的情侣。华灯初上,明黄色的如睡醒的长龙般从街头涌起一直到街尾。

  咖啡厅已然座无虚席,推门而进一位青年,大约二十三四岁,戴着一副黑色框架眼镜,头顶黑色的鸭舌帽,俨然是文艺青年的打扮。

  “double摩卡。”他很是自然的走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不顾后面进门的一对情侣投来的不满眼神,因为……这个咖啡厅的单座位满了。

  打开手里那本看似有些年代的书,这是一本日本悬疑小说——《活尸之死》。

  深吸一口气,今晚的目标就是要在这家店打烊之前,将这本小说看完。这本小说已经在无聊的他手中放了许久,已经被他翻开到打了卷,可惜从来没有读完过。或许是故事的叙述有些单调,他还未能感受到那股黑色幽默,或许只是他缺少看完他的时机,因为他很忙,睡觉很忙。

  刚翻了两页,不知不觉又走了神,故事的确是有了诡异的气氛,可是思绪却又不受控制的飘动。

  “啪”

  一只手猛然落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屈起手指使劲的叩了叩,压低了声音,轻飘飘的入了他的耳朵“牧苏你是一个偶像,情人节坐在这么多人的地方,很不合适。”

  被唤为牧苏的青年过了许久才抬眼,慵懒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子,和他一样带着黑框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可能低头看桌底,那皮鞋一定是锃亮锃亮的。

  牧苏公式化的展露出一抹笑容“lee哥,第一我是一个过气的偶像,第二一个过气的偶像出没在这个场合看看书挺合适的,万一被人拍到,有可能会翻红也说不定。”

  lee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孩,真是一个男孩,二十四岁不过是大学刚毕业的年纪,那番话从他嘴里说出,让这个娱乐圈老油条不禁感到有些心酸,当然也只是一闪而过。

  “还没有过气这么严重。”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十分微弱,可惜还是被对面的男孩感受道了,他反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也许是我们定义的标准不一样,可能在你们眼里,一个人红不红就要看拼音输入法可不可以全拼输出他的名字吧。”

  lee听着这个一点也不好笑的冷笑话,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他觉得还是孩子的男孩“其实你的条件很不错,长相很好,说话也风趣得体,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资源为什么少得可怜吗?”

  “因为……唱歌,我的嗓音只是ktv水平,演戏又是一个花瓶,主持总像一个透明。”说着牧苏突然歪了歪脑袋“诶?当初你能捧红我真是了不起。”这番带着十足后知后觉的样子惹笑了lee。

  “不过可惜没能带你到现在,刚才心血来潮想约你吃顿饭,不过公司的人说你拿着一本书就离开了,我想应该是在这个附近。”lee脸上是一幅不出所料的表情,牧苏想了想又道“难道不准我去约会吗?”

  “可能比你撞到鬼的机率要小,你的活动范围只有这么一点,住的地方都离公司这么近,要找到你真是轻而易举。”

  “图一个轻松,住得太远坐车可是要很久,太累了。”普普通通的一句话,lee却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难以言喻。

  “你要努力了,今天他们的通告特别满,谁能像你这样悠哉悠哉的。”lee收敛起了笑容,回归了正题“没有资源多去争取,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再不忙起来,你哪来的钱吃饭?”

  “谁说我没争取过?”这种很是委屈的话却被牧苏平平淡淡的吐出“争取过了,没争取到……”

  “不过实在没有就算了,就像是水果也有变质过期的时候,就算再怎么包装,始终不如新鲜摘下来的好吃。”说着低头喝了一口咖啡“我最近在考虑换一份工作,五年期快到了,我想我要留,公司也要赶人了。”

  “再新鲜的水果也会变质,但是如果葡萄做成葡萄酒就不怕过期了,越久越香醇,你这个年纪应该算是新鲜葡萄一列的吧,如果你都算变质了,我岂不是成了葡萄干?”lee没有明说,却也想着挽留,正确的说,他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挽留,这个圈子若是可以大红大紫,牧苏的生活会过得很好,可是看他的样子好像又过的不太好。

  “世界上有三种人,第一种是很优秀,优秀到一路平坦。第二种是很不优秀,默默无闻,扎扎实实的过着自己平平淡淡的小日子。我就比较倒霉,我属于第三种,其实还不算很笨,但是也不算优秀,生活过的不上不下,不!只下不上!”

  牧苏不禁又开始总结自己的人生“我的人生一开始太幸福了,幸福到不需要我是个多优秀的人,可是到后面坎坷接踵而至,仿佛有种初中水平却在做高中试卷的错觉。”

  lee已经不需要细听他的故事,只是淡淡道“你不优秀,可是你已经很不平凡了。”

  “或许只是人品问题。”牧苏手托着脑袋,微微蹙眉细想着。lee却有些摸不着头脑“人品?”

  “因为有人曾说我酒品不好,酒品即人品……”

  第2章小鬼与少年(2)

  这句话竟然令lee没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忍住,用手绅士的遮住了嘴,身子不住的颤抖着。牧苏见他这个摸样,不禁努努嘴,似乎有些不大乐意。

  “说起来,我从未见过你喝过酒,该不会是因为这句话吧。”lee伸手指敲了敲咖啡杯的杯身,发出轻微的脆响。

  “因为曾经喝醉酒进了三次警察局,所以……”牧苏没有再说下去,但是lee却了然的点点头。

  “说起来奇怪,我真不知你为什么要选择走这条路,因为在我看来你好像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地方。”lee道出了心中的疑惑,牧苏丝毫不介意,望向窗外“不会啊,不是很多人怀疑牧苏这个名字是我的艺名而不是真名吗?”突然跳到名字这个话题,lee也不是很懂他,牧苏有时候说话不太有逻辑,但是细细向来也是全有关联,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语言。

  “的确,刚带你出道的时候,经常有记者和粉丝追问你的真名究竟是什么,我还开玩笑说你天生是为娱乐圈而生的。”

  气氛又再次沉默下去,牧苏说话的确很是风趣,但是他的性子却变得越来越沉静,似乎不再惧怕周遭的气氛是否会变得尴尬。lee细细打量他,伸手拿出一张支票递过去“如果真的混不下去,拿着这笔钱去做点生意,或者开个小店。”

  “你不怕我拿着钱去赌博吗?”牧苏接过那张支票,上面签着lee的中文名字“李达伦……”

  “不许大声念出来。”lee似乎很在乎别人直呼他的中文名字,牧苏只知道面前这个人嫌弃中文名取的太土而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如果你还在公司,我们还是战友,如果离开了公司,我们的关系是……前同事,不存在利益冲突,所以照顾一下老朋友在其他领域开疆辟土,也是江湖道义。”

  牧苏听完这番傲娇十足的陈词,伸手啪的一声将支票拍在桌上递回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