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2)

加入书签

  “是吗?”谈贤齐在清风刚入学校之时,一直担心清风会冲动打破他现在的家庭和生活,不过看起来清风嘴上说的狠,但是并没有任何动作“他是一个很不一样的人,如果家境不是这么艰难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做朋友吧。”

  “家境?”谈贤齐听到谈凌谈及清风,突然有些敏感和好奇。

  谈凌脸色的神色很是同情“是啊,我本是道听途说,他好像一直在做兼职赚钱,今天遇见他,买水果都是挑那些别人不大想买的廉价货,但凡有点钱的人都不会去挑那种吧,我想家境的确是不大好。”

  “你说他去打工?”谈贤齐不大关注清风的生活,因为多年被老爷子的隔绝,使他已经习惯了和清风之间父子亲情的淡薄味道,每个月往卡上打一笔钱,安排了他的住处,几乎是到了遗忘的地步,因为清风在他的生命中出现的次数实在是太少了。

  “可能真的没有缘分做朋友吧。”谈清风也许是对的,他们生活环境和观念不同,实在是很难可以交好。

  回到自己的卧房里,谈贤齐站在窗前发呆了半晌。

  他难得的想了很多,脑海中出现的却一直是现在的清风,那见到他便是一副淡漠的神情,唇色永远是这么苍白,现在想来,会不会是太过辛苦的营养不良。

  第22章优等生和差等生(10)

  其实在孩子小时候,谈贤齐陪伴清风的时间是更多的。

  在与清风母亲李昭云结婚之前,和林巧慧曾经谈过恋爱,只是因为家庭原因分开了,但是在谈贤齐心中,李昭云永远只是一个适合结婚的女人,他最爱的还是林巧慧,所以婚后相遇,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又和林巧慧在一起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林巧慧会早于清风的母亲怀上了孩子,谈凌也因此比清风还要大上几月。

  那几年一直是处于地下恋情,谈贤齐几乎是两头跑。平日里回家,隔段时间便借着出差去另一个城市看完林巧慧母子俩,犹记得那段日子,谈凌问起爸爸去哪儿了,他们的理由永远都是“爸爸在国外工作,所以不能常回家。”

  谈贤齐依稀记得,清风很像他的爷爷,从小就是一个带着书卷气的孩子,诗经古词在他爷爷的教导下也是背诵的流利,,所以在管教清风的事情中,他这个做父亲的从不需要费心,因此这些年里,让他担起父亲职责的,几乎都是因为谈凌,这也使得他没有习惯于清风父亲这个身份。

  想着想着,又想起了每次面对他时,清风所表现的执拗,也是与他的爷爷如出一辙,一身的清风傲骨。

  谈贤齐很是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爸,您这又是何必呢。”把清风教成了同样的性子,一个老顽固,一个小顽固。

  从车库驶出,谈贤齐独自一人前往清风的住所,已经不大记得具体地址了,只吩咐秘书带清风过去,只能依照拿到的地址找个位置。

  站在公寓门口按了半天门铃,可是却无人开门,给清风打电话,却无人接听。

  过了好久,对门的一个阿姨走出来,看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敲着门,便好心提醒道“别敲了,那户没人住,你找错门了。”

  “没人住?”谈贤齐深感意外,对了对手中的地址,向那位阿姨问道“不可能,我儿子住这里,怎么会没人住。”

  “你儿子?”阿姨想了想,十分肯定的摇摇头“我住这儿好长时间了,有人住肯定知道,你没看到那门上都积灰了,你再问问你儿子,他肯定不住在这儿。”

  谈贤齐觉得一口气闷在胸口上不去,站在小区的花园里来回踱步,打了无数通电话,清风这才接通了。

  “有事吗?”那一如既往的平淡语调,却更让谈贤齐焦急不耐。

  “你在哪里?”开门见山的问道,清风没有丝毫意外,为什么爸爸会这么主动的问他,淡淡一句道“今天双休日,有事回头学校谈吧。”

  “你到底在哪里?”清风这句话更是让他火冒三丈,这真是一个笑话,他一个做父亲的,居然连儿子的住处都一无所知。

  “我在车上,回说吧,有点忙。”还未等他问清楚,那头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冷静下来,谈贤齐哑然,好像又对清风展露出那对旁人一般的不耐,明明是想知道清风的住处,最后却还是一无所知,清风本来应该是儿子的,为什么……

  他再次拿出手机拨通了那边的电话,可是又是无人接听,或许清风也不是很想听到自己这边火冒三丈的声音吧。

  拨通了当初负责给清风安排住处之人的电话,问了半天,对方知道的也仅是这么一点,不由得无名火上涌“他根本没有入住,你是怎么安排的?”

  对方被老板这么一通责问,慌乱了手脚,连忙解释道“谈总,当初我已经将钥匙交给清风了,他说稍后会搬进去,谁知……”

  清风挂断父亲的电话,坐在大巴上继续侧着头睡着,坐了几个小时才到了另一座城市。

  他是在这里长大的,一下车连空气都带着分外的熟悉,虽然也不知自己留恋什么,或许只是这座城市有着他的习惯。

  熟门熟路的进了一个小区的一幢楼,拿着一把钥匙打开了一间已经许久没人打扰过的房子。

  他的记忆里,是在这里跟着爷爷长大的,爷爷去世后,即便生活拮据,他也舍不得卖掉或舍不得租掉,清风怕有人破坏,因为爷爷是他这短暂的小半辈子里,最温暖的记忆。

  里面的摆着依旧按照爷爷生前的喜好摆放,他小心翼翼的将防尘的白布收起,站在中央环视,感觉又不太一样了,因为长大了,很多视角与小时候都不一样了。

  进屋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包里那好的一袋水果拿出来,走进爷爷的书房,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爷爷的遗像前。

  “我回来了,爷爷。”和爷爷打完招呼之后,顺手就剥开了一个橙子,自己拿走一半,剩下一半放在爷爷的面前“这回买的橙子倒是挺甜的,您也尝尝,这些日子我没来得及回来,但您一定不会生气的。”

  一边吃着橘子一边在书房里晃悠“我在爸爸那里生活的挺不错的,前些天量了一下身高,又长了两公分,老师说我日后一定是一米八五以上的。这次又拿到了一等奖学金,虽然在您眼里看来挺庸俗的,但是也代表一种荣誉,以后出去工作告诉别人学生时代是一个拿奖学金的料,您听着也有面子不是吗?我有听您的话,在课余时间里去找份兼职,丰富丰富社会经验,在一个小学弟家里做家教,那孩子特别乖,可听话了。”

  “也不知道您在那边过的如何,之前听婆婆说,要烧点元宝蜡烛,免得路上不能打点鬼差而受欺负,不过这里禁止,不然改天我去扫墓的时候偷偷给您烧一点,总不能让您在那头也要打工的。”

  “您安安心心的,别担心我了,我和家里相处的挺好的,那大哥谈凌也是一个斯斯文文的人,您担心的事情全部没有发生。”清风拿着一块毛巾细细的擦拭着爷爷的遗像“如果闲的无聊了,下回清风给您少点书去,什么诗经楚辞,全部烧一套给您。您也别老发脾气吹胡子瞪眼的,那头的人说不定脾气也不怎么好,别回头没我护着还被人欺负了,咱们是文化人,有事说事,别和他们一般计较。”

  第23章优等生和差等生(11)

  清风每回回来,都要好好打扫这个书房,这是爷爷最喜欢呆的地方,从小就带着小清风坐在这里念书写字。人家小孩正在拿铅笔的时候,清风已经被爷爷手把手教着用毛笔写蝇头小楷了,那读书写字的日子确实很苦,不过很是怀念。

  “我最近太忙,没时间练字,看着写的水平不如从前了,您就当过过眼,也别当真。”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