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1/2)

加入书签

  有一抹人影随着那束亮光走进,清风眯了眯眼睛,没能看清五官,却依稀认出了轮廓,不知为何突然撒开腿就跑,跑进了楼里,进入家门将房门紧锁。

  一直到确定里面的门锁锁好了才松了一口气,转身脱下脏兮兮的外衣,进入厨房为自己煮面。

  刚刚将面端上桌,门外就传来了一阵稀里哗啦锅碗瓢盆倒在地上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隔壁阿姨的破口大骂“谁啊,走路不长眼的,中间空着不走,非要连带脚绊了我的东西!”

  刚刚开骂没几句,清风便听见那阿姨的声音突然柔了下来,转而阴阳怪气的“哟,这不是谈贤齐吗?大企业家现在还有空回来看看老领居呢?”那阿姨平日里没事尽练嘴皮子了,他已经能想象的到那男人现在的脸色,一定如同吃了苍蝇一样。

  “你……”谈贤齐当初只是事业起步,暂时居住在妻子的老房子里,心高气傲的,平日里并不见得与周围邻居来往过多,想了半天也想不起这个女人是谁,只能压抑着心里的不悦,和颜悦色的问道“请问你知道清风住在哪里吗?”

  “哟,找儿子来了,小狐狸精没有把你迷得神魂颠倒,还知道找儿子呢,你儿子不是和你老婆住在大房子里,到我们这个破地方找儿子,说笑话呢。”被隔壁阿姨说的谈贤齐不知如何回应,只是再次问了一句,谁知她翻了一个白眼“自己找门去!”说完砰的一声便把门关上了。

  谈贤齐看着这栋楼每个房间都长的相像,实在分不清清风住在何处,他对此记忆早已不多,何况现在光线昏暗,更是难以辨认。

  终于家里的门响了,清风几乎同一时间屏住呼吸,不想让人发觉这里面有人。

  敲门声过了一会儿便消失了,不知谈贤齐知不知道这间屋子里住着清风,还是又去别处找了。

  清风不知自己为何如此躲着他,甚至并不想让谈贤齐进屋,难道还是在介意从前的事吗?

  这间屋子对清风来说载满了记忆,他记事起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都是在这间小屋里渡过的,那段日子,年纪虽小但是他却能记得许许多多的片段,可是如今记得这些的人也只有他了,有些人连家门都已经记不得了。

  父母离婚的时候,请就站在这间屋子的门口,看着里面两个人心平气和的谈着,签字离婚,将帐算的清清楚楚的。后来听那些邻居婆婆阿姨说,好像爸爸在外面赚了好多钱,有了大房子,可是住在里面的不是他和妈妈,那时懵懵懂懂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离婚初时,清风被爸爸带走了,可是没有带回家而是送到了一个朋友那儿。没过多久,他再次跟着那位叔叔回到了吴金楼,永远都记得站在吴金楼对面小店的雨棚下,站了好久好久,一直到妈妈下班出现,但是看了他一眼便进去了。

  清风被牵着跟了进去,还是站在这间小屋的门口,那位叔叔劝说了妈妈许久,但是妈妈就是没有同意留下清风,引得周边人围到家门口窃窃私语。

  清风这次听懂了,他明白了爸爸不要他,妈妈也不要他,所有人都不要清风了。

  他哭着跑到了平日里以为熟悉的婆婆家,那个婆婆家里有电话,他记得爷爷的电话,对着电话一听到爷爷的声音便哇哇大哭了起来,直哭着“爷爷,爷爷,他们不要清风了,爸爸妈妈都不要清风了,爷爷快来救我……”

  清风被邻居婆婆抱着喂了一顿稀饭,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一直听到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唤着他的名字“清风,清风……”清风躺在婆婆床上睁开双眼时,看见了爷爷那一如既往慈祥的面容,委屈顿时涌上心头,抱着他便不撒手,嚎啕大哭了起来。

  他不记得自己怎么和妈妈道别的,只记得爷爷抱着自己的时候气的浑身发抖,只记得当时爸妈都在场,爷爷只轻声的扔下了一句“有些东西,丢了便找不回的,你们好自为之吧。”转身拎着行李带着清风离开了。

  第43章放下与放过(6)

  望着布满霉点和油烟污渍的天花板,清风想着如此久远的事情,实在是觉得奇怪,不去看不去想,侧过神蜷着身子缩在被窝里,有些事还是不记得为好。

  第二日一早,闹钟响了很久,可是清风却未能听到,睡了不知多久,头昏昏沉沉的,坐起身却觉得魂还丢在床上。

  背着双肩包出门,一出去便看见了门边停着的那辆车,不过这次车上下来的却不是谈贤齐,而是他的司机——老付。

  “付叔?”清风多少能感觉得到老付的好意,毕竟在人情淡薄的现在,能够有这么一个人肯给出一个笑容也是不容易。

  “昨晚你爸爸说没能见到你,我今儿一早就又来一趟碰碰运气。”老付无意的用词倒是令人觉得可笑,碰碰运气,这词倒是新鲜。

  “他……有事吗?”清风看着老付从车上拿下来几大袋子,全部递了过来“你都是个大男生了,哪能成日穿的如此老旧简单,这里是一些吃的喝的穿的,如果喜欢以后付叔多送一些来。”

  “我爸让您送的?”清风心想如果没有得到准许,老付大抵也是有心无力,这如今是开着车又送东西又问候的,还真是太阳从北边出来了。

  “你爸爸他……不论如何,这吴金楼实在不适合你一个学生独居,不如考虑考虑换个地方,有什么需要告诉付叔,付叔帮您办。”这才是一大早蹲点的目的,清风昨晚已经猜到了,谈贤齐在怎么冷淡也不至于容忍他儿子住在这里。

  “知道了,我自己会找地方,合适了就搬,谢谢付叔。”清风也没有拒绝东西,同样没有拒绝付叔的提议,有礼的点了点头“我还有事,就不陪了。”

  清风提着东西没有往回走,而是继续朝着公交站的方向走着,路上碰见熟识的婆婆公公便顺手将那些东西送给了他们,一身轻的上了车。

  老付开车跟在后头,目睹了清风的做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们父子间的裂痕任谁都无法弥补,但是还是不得不回复谈贤齐,撒了一个谎,告诉他清风接受了。

  虽然看似有了变化,但是父子间还是一如既往的互不来往,这件事也如同一阵云烟,吹了便消散的无了踪迹。

  谈贤齐没有什么动作,不过这段日子老付则是更加勤快了一些,有时候清风甚至觉得他不是谈贤齐的专人司机了,而是过户给了清风这个一穷二白的小子。

  “清风,那辆车怎么这么眼熟?”牧苏望着楼下,那辆车平时见不着,可有时双休日清风来为他补习,每当临近结束,一低头看着外面,便能看到。

  “又不是只生产这么一辆,不奇怪。”清风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往回拉“明天我来检查,这些单词必须全部背会。”

  “啊……”牧苏心想美好的假日时光全部被清风破话的一干二净。

  “我不想背。”说的如此直白,清风也见怪不怪,正要收拾书包却被一把拉住“反正你回去闲着也是闲着,你留下来陪我玩嘛。”

  “你朋友这么多还差我一个陪你呢?”看着牧苏趴在桌上闷闷不乐的,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不会真没人陪你玩吧?”

  “上次……”牧苏别别扭扭的埋怨道“上次不是打了人,那些人以讹传讹就罢了,老师还趁我不在告诉同学不准招惹我,鬼知道说了一些什么,反正那次以后所有人见了我就把我当作空气,私底下说我仗势欺人,欺负人家陈文虎没我有钱”

  清风这下明白了,牧苏打人的缘由本就没有多少人清楚,加上那“受害者”添油加醋,老师或许是为了少生事端,干脆隔离了牧苏,才害的牧苏断了人缘,成了如今这个趴在桌上可怜兮兮的样子。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