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2)

加入书签

  “牧苏!”手臂绕过他的后颈,箍在怀里,捂住嘴巴一路粗鲁的拖下去了。

  清风见牧苏老实了,才将手松开,掐着他的后颈拉到旁边的早点店里,推了推“要吃什么赶紧说。”

  “没有我爱吃的。”牧苏压根没看一眼,仰着下巴盯着上面,又遭到后脖的一阵攻击“大叔,两个包子,一杯牛奶。”

  “你问都不问我?”牧苏不乐意了,清风压根没有将他的刁难放在心上。

  “你吃不吃?”包子递到了牧苏嘴边,牧苏鼓着腮帮子,瞪着一双大眼睛,紧闭嘴巴,清风顺势将包子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不吃,回头饿了别找我。”

  “谈清风!”牧苏小跑跟在后面“你把包子还给我!”

  “你吃吗?”停下脚步,无奈的望着面前这个使劲闹着小孩脾气的人。

  “你别想饿着我,不然,不然我就再亲你,这回尽量把你门牙给撞碎。”他踮起脚尖,凑近清风,压低声音,故作威胁。被清风朝嘴里塞了一个大包子,堵了回去。

  第63章情窦初开(13)

  “吃完就回去收拾东西,我们坐大巴回去。”两个人站在路边,牧苏专注的低头吃着包子,清风则略有所思“再不回去,叔叔该担心了。”

  “你家真的没问题吗?其实你先用着我的卡,没关系的,以后再慢慢的还,我又不收利息的。”牧苏说完抬头,却迎面撞上了清风的手心,一只手覆在牧苏的脸上,像是在玩耍似的“别说了,我不会用你的卡,真想帮我,以后做作业乖一点。”

  “爸,哥的卡是他给的,那张卡就是给我们赔钱的!”突然一声尖锐的女孩子叫声划破了两人之间的气氛,吓得牧苏一哆嗦,躲到了清风的身边。

  宾馆就在刘家父母的院子旁边,果然有人匆匆的从里屋跑出来,刘原和李昭云跑出院子的一刻,刘东东便急忙拉住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留住牧苏这位“财神爷”。

  林家人陆陆续续出来,清风正要带着牧苏会宾馆,谁知被截了去路,老太太颤颤巍巍的拉住他“清风,你不是说你不能用那张卡吗?怎么人家都说是给你还钱用的,你就是舍不得拿出来。”

  “你放开!”清风轻轻的挣开,见着老太太的手要去碰牧苏的手臂,他一把断开了“您听错了。”

  “我明明就听到了,那个男的说,以后慢慢还,而且还不收利息!”刘东东手指头一直跟着牧苏的身影晃着,如果眼前有一根绳子,她应该要去把人绑起来了“就是他说的。”

  “你闭嘴!”清风极少当着众人的面吼过刘东东,但是这回眼睛已经气的发了红,拨开他们,拉着牧苏进了宾馆。

  两个人躲在屋内,牧苏慌乱无措,连连道歉“我是不是又给你惹事了,我不知道她听到了。”

  清风替他收拾着背包,将衣服一件件的折叠好“是我给你惹事了,你本就不该淌这趟浑水。”

  “对不起!我没有帮上任何忙,还连累你这么狼狈!”怀中一重,牧苏紧紧的抱着他的腰,好半天没能放开。

  清风伸手习惯性的揉了揉他的脑袋“没事,你又不是第一次惹事,见怪不怪。”他的下巴抵着牧苏的头顶,就任由牧苏一声不吭的抱着,心里多少是有些不愿,不愿让牧苏看到自己这样的一面。

  一直到牧苏过了瘾,还没放开双臂,仰着头问道“我以后可以多抱抱你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以这样天真无邪的眼神问出这个问题。

  “行了,赶紧收拾吧。”说完转身继续手中的活,没能回答牧苏的问题。

  牧苏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孩子气的一直抱着他,清风没办法帮他收拾东西,只能无奈的叹息道“你现在闹脾气可不是时候。”

  “我不开心从不管是不是时候。”微微努着嘴,脸颊贴着清风的胸膛,力度愈发的加大。

  清风掰开了他的手,双手制住了牧苏的肩膀,微微俯身与他相视“你看看你,年纪小,个子又不高,至少也要这么高再来和我说这些。”说着手比划了自己鼻子这个高度。

  “我迟早会这么高的,你急什么,别以为我是小孩子,骗我什么长大了再说,我已经长!大!了!”牧苏根本就不吃这套“我就算只有这么高,我照样可以亲得到你!”

  “你呀……”实在是拿这个小子没辙了,清风只能捏了捏他的脸颊随之而去了。

  两个人走出宾馆,果不其然,有人在外面候着,其中还有那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老太太对着他们哭诉着,他们则拦了清风的去路。

  “我说,你这个拖油瓶,在这儿生活了这么久,林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点钱都不拿出来,说出去全镇的人都知道我们林家养了一头白眼狼。”

  “你说什么呢!”牧苏一听急了,撸着袖子就要上前打架了“你再说一遍,谁是白眼狼,你们才是赖皮虫,又臭又脏的赖皮虫!”

  “牧苏!”清风拦下了,暗中捏了捏他的肩膀,牧苏转了转眼珠子,心中了然,转而换了一副嘴脸“我们要回家了,你们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们?”

  “让清风把卡教出来。”后面的刘原喊了一句,牧苏得到清风的授意,不紧不慢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卡,正要递给刘原之时,又缩回了手“钱是我的,我借给谁是□□,今天这钱我借给你暂时应应急也不是不可以。”

  一听有戏,老太太在一旁连连点头,还不住的数落着清风“你看看人家孩子,压根没说不借,人家心眼多好。”

  “不过,我和你们又不熟,借钱可以,打借条,这里面零零碎碎有我这些年老爸给我的奖励和压岁钱,不多也有五万块,借条上必须写明,今向牧苏借五万块整,一年内须还清!”只要肯借钱,两边倒是有商有量的,甚至连还钱的时间都没有计较,显然是没把一个孩子当一回事。

  借条写完递给了牧苏,清风暗笑,却不显露于人,牧苏将借条好好的折叠放进口袋里,大大方方的将卡给他“这卡的密码是清风的生日,我们可以走了吧。”

  趁着他们让道的时候,牧苏拉起清风就疾步离开了,当他们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的时候,一阵大笑着奔跑,牧苏更是笑的放肆。

  “哈哈哈……想要我的钱,没门!”说着还冲着那个方向做着鬼脸“清风,你这招实在是太损了。”

  清风没有做停留,以最快的速度带牧苏赶到了客运站。临行前又看了一眼那个小镇,心里有些放不下母亲,但是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不狠心他与牧苏都会被卷进这个丑陋的漩涡之中。

  “我刚才打过电话了,□□挂失了,他们就算有卡和密码也取不了钱,还白饶了我一张借条!”说着将那张崭新的借条递给清风“好好保存,说不定以后还有要债的机会呢。”

  清风坐上大巴之后便情绪不高,牧苏后知后觉的察觉出了,敛起了笑意“你是担心你妈妈吧。”

  “她的选择,我无可奈何。”清风头扭向了窗口,嘴上说的无可奈何,但是心里依旧有些愧疚,仅仅止于对亲生母亲罢了。

  第64章情窦初开(14)

  肩头一重,回头才发现牧苏的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怀里抱着背包,身子使劲的往里面拱了拱。

  脑袋被人按住了,轻飘飘的一声落下“这样的环境,你会后悔与我在一起的。”

  不做犹豫,牧苏顶着他的手心,仰起头问道“如果今日和你表白的是人是柯澄,你会这样回应他吗?”

  清风不语,收回了那只手,牧苏舒服的继续拱了拱,见没有任何排斥的样子,得寸进尺的将清风的手一把握住,清风挣了挣,没能狠心挣开。

  路途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