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2)

加入书签

  “他一个人带行李回家也不知是否顺利。”清风收起手机坐在院子的秋千上,一脸愁容。可是这幅模样却在谈凌眼中看出了几分幸福的味道“你们何时准备和家里摊牌?”

  “摊牌?”反倒是清风露出一副不理解的神情“摊什么牌?”

  “难道打算一辈子瞒着爸爸吗?”谈凌坐到了他的身边,他们兄弟俩虽然没有争锋相对,但是关系不冷不热,谈凌也习惯了清风对他们一家的疏远,不在乎的靠近了一点“你没有考虑过?”

  “这不该是我担心的事情,目前还不觉得谁有资格干涉这件事,噢不!牧叔叔除外。”清风的言外之意,谈家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需要交代的资格,终究还是没觉得是一家人。

  “爸爸和你提过出去的事情,真的不考虑?”谈凌看了一眼屋里的林巧慧,笑道“出去躲清净也好,做做自己想做的事。”

  话提及此事,清风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那是你,我在这儿也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去了国外,牧苏可怎么办,所以清风决定,若有一日非要出去不可,那也会和牧苏一块走。

  “这话真是耳熟,前不久遇见柯澄,他也说了这句话。”说到柯澄,谈凌的脚尖轻轻的磕到了地面上,阻碍了秋千随意的晃动“他放弃了高薪聘请,去了另一个地方,告诉我,他有能力做任何想做的事。”

  “你可别对你妈妈谈这种想法,她可能会以为我是我们带坏了你。”说着从秋千上跳下“也许你命中注定只能做一个三好学生,柯澄的任性,我的任性并不适合你。”

  第84章曲终人散(14)

  “我也想做一个很好的大哥,很好的朋友,可惜……”所面对的人全部不领情。

  “奉劝你一句,千万别对柯澄保佑退而求其次的想法,他是一个很恐怖的人,倘若有一日你被吃了,我可不觉得他会再吐出来。”谈凌的心软简直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境界,倘若当初柯澄对他也是如此心软,或许至今也走不出那段感情。

  见着清风要离开,他便开口提醒道“你可答应过晚上留在这里。”

  “我知道,明早再走。”

  林巧慧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院子里坐着的清风和谈凌身上,谈贤齐看出了她的心思,便笑道“你是怕清风吃了他大哥吗?”

  “清风性子古怪,谁知他会不会……”林巧慧脱口而出,却戛然而止。

  谈贤齐叹了一口气,放下了茶杯“只是你没有试着了解过他,两个孩子不是相处的挺好的吗?”

  “我知道,清风那孩子怪可怜的,可是他一直怨着我,我怎么敢接近他。”林巧慧满脸娇嗔“那孩子若是领情,哪至于连留宿都要爸爸和大哥一再劝说。”

  “也就是,若清风长期住下你也愿意?”谈贤齐一句话便堵了回去“我和凌儿是在乎你的感受才一直不提此事,清风心里自然有隔阂,不信问一问你儿子,他可是比你愿意让自己弟弟回家住。”

  “凌儿心地善良,他才不会斤斤计较,况且还是对自己的兄弟。”谈贤齐时不时的故作无意夸奖谈凌,让林巧慧找到了一丝平衡“你可少拿孩子说事。”

  “两个孩子都一样,若是让凌儿这么多年一直独自养活自己,他也会变得像清风那般,哪有不长刺的刺猬呢?”谈贤齐与清风总是互相不让步,但是在老付的劝说下,他一直试图站在清风的角度理解他。

  谈贤齐明白,清风难以令人靠近,全是自己这个父亲一手造成,不能怪他软硬不吃,这孩子也只是在做自我保护摆了。

  “你们父子俩是想让清风回来长住吧,只要他愿意,我这个做后母哪有不愿意之理。”林巧慧这才送了口,但是依旧透着不情不愿,谈贤齐便又喂了一颗定心丸“这就要看你这个女主人该如何对待了。”

  “知道了,我改日找人好好装修一下房间,你如果安排清风出国,让他们互相做个照应也未尝不可。”林巧慧说的别别扭扭的。

  临睡前,谈凌铺好了床,回头看见清风站在门口便要走,起身拦住了他“你要去哪儿?”

  “隔壁……”

  “隔壁房间没收拾,今晚住我房间吧,和我睡一张床,牧苏应该不吃醋吧。”谈凌一侧身让了一条道“明天我和爸爸一早的飞机,你想赖床多久都可以。”

  “你们让我留这儿住一晚,可没说和你睡一个房间。清风上下打量着谈凌,总觉得这人还是有变化的,比从前更加的厚脸皮了,这脸皮简直刀枪不入。

  “时间不早了,洗洗休息吧。”谈凌在清风进门的一刻便关上了房门,让出了大半张床,靠在床头看着笔记本电脑“我保证睡相一定很好。”

  清风坐在床上再次拨出了牧苏的电话,依旧是关机状态,面露不耐,全被谈凌看在眼中,好像只有牧苏才能让清风显露如此紧张的神色,颇为有趣。

  第二日,清风实在放心不下,一大早便赶去了牧苏,他手机关机了一晚上,着实是令人担心。

  打开牧家的房门,里面的景象一下子便震到了清风,原本的欧式风格的家具全部不见踪影,里面空空荡荡。

  “小苏!”来不及换鞋,匆匆忙忙进门寻找。

  推开牧苏的房门,只见牧苏坐在落地窗旁的地板上,一旁倒着旅行用的行李箱,周围也是空空如也,只剩下他一人孤独的身影。

  “小苏……”清风几乎是半跪着滑到了牧苏身边,牧苏眼神空洞,神色憔悴,没有因为清风的到来而露出半点惊喜“我爸不见……”声音微弱到几乎听不见“我爸不见了……”

  “小苏,看着我……”他强行将牧苏的身子抱过,双手捧着他的脑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牧苏微微低垂着眼眸,看着自己手中的信封,清风伸手拿过,里面掉出了一张□□,还贴着一张纸条,上面附上了密码“这……”

  打开那封信,细细看下,只听牧苏轻声说道“我爸破产了,他的兄弟还卷走了的一大笔资金消失了,这卡上是留给我读大学的学费。”

  “牧叔现在暂时找不到是吗?”清风已经清楚了整件事,心中五味杂陈,一时之间实在不知该如何给他一个心安,浴室便将牧苏搂入了怀中,“先跟我回去,你不能一个人呆在这里。”他强行压制了情绪的激动,保持住了理智,将怀中的人从地上拉起来,浑身冰冷。

  牧苏的脸埋在了清风的肩窝上,声音沙哑,微微啜泣“我,我怕……”

  清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手覆在牧苏的发丝上,轻轻的抚摸着,喉头哽咽,却努力强忍着“别怕,我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帮你渡过这个坎,但无论如何,都会陪着你。”

  “昨天一切都好,为什么……”牧苏双臂抱着清风的腰,很是用力,箍的人实在是疼,可是清风宁愿牧苏这样咬着牙,用着力,至少他还有力气可以撑下去。

  “我们回去,好好睡一觉。”

  就在清风将要带他离开之时,大门被重重的叩响,牧苏惊得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突然意识到了,口中喊着“爸爸”,踉踉跄跄的跑到玄关处开门。

  一开门,门口站着两个高大的男人,一脸怒容,凌厉的眼神射在牧苏的身上。牧苏霎时间手脚像是被凝结住了,动弹不得。来者不善,他脑海中闪过的念头,来人并非雪中送炭。当他们踏进家门的一刻,他被吓得砰的一声撞在了后面的鞋柜上。

  “你爸爸呢……”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又冰冷,对着脸色苍白的牧苏没有半分留情“破产了就逃了?”

  牧苏瞪大着双眼,木讷的摇了摇头。

  男人绕过他走到了客厅中央,环视了一圈“你爸爸把你一个人留下了?”他对牧苏的逼问,牧苏一问三不知,只是低着头紧紧攥着自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