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2)

加入书签

  “其实,你可以拒绝我的,毕竟尚门后期待你如此,这种事让他们头疼便好了。”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lee这时才说出了心里话“我并不想将你推到风口浪尖上。”

  “可是你对我不错,就凭隔三差五请我吃饭的情,就足够记账好几本了。”牧苏将要是塞进口袋里,双手插兜,早已没有了往日偶像的风范“而且的确是我不谨慎,起码田辰是现在的人气偶像,哪有不避讳的道理。”

  “你还真是大度,我看田辰可还没消气,当初他那个死经纪人,故意踩着你捧田辰,这笔帐还没消。”lee双手环胸靠在电梯里“消费你的人气,最后还做出什么和好姿态让你去节目里做人家的背景板。”

  “算了,你以前做我的经纪人不也是一心为了捧红我吗?”牧苏老成的拍了拍“不然我也不会让你白喝我家的粥。”

  “喂,我们俩的感情就值一碗粥吗?”lee佯怒掐着他的后颈走出电梯,两人便不再谈私密的话题了“等会儿怎么说,甭管好坏,听我的。”

  “可你早就不是我的经纪人了。”lee在公司对他的口吻还是一如既往,哪怕公司将调走了,还是习惯性的帮牧苏出面“我是为自己,你身后的人知道我这么帮你,到时候会怎么感谢我。”

  “你还真是想多了,我身后有人,还用当一个粥铺小老板吗?”

  走进一个小型会议室,田辰拄着拐杖坐在窗边,旁边站着气势汹汹的经纪人,包括尚门的老板皆在场,但是心想也对,田辰如今炙手可热,与尚门的老板又交情甚好。

  在门口,一进门便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气,有一股便是来自田辰的经纪人。

  “牧苏,坐!”lee按着牧苏的肩膀坐在了田辰的对面“好久没来,看着都有点生分了。”

  “牧苏,事情你都知道了吧。”坐在正坐的尚门公司的老大,牧苏的确与他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自从他没有资源之后。

  “我知道,不过具体细节,田辰应当讲清楚了,剩下的是公关团队的事情,找我来做什么?”牧苏离开了老东家自然说话也不再如此小心谨慎,开门见山的问道。

  “牧苏,我知道很多资源,公司分配给了田辰,让你这个前辈的很不开心,可是你也不必用这种方法来蹭田辰的热度吧,我可是听说你住在城西一家小公寓里,怎么会出现在那个小区,跑了大半个城市,别告诉我你在那里有一套房子吧。”田辰的经纪人对牧苏说话向来损的很,尤其是他和lee还不对付,这怨恨更是杠上开花。

  “我只是下楼拿个快递,一不小心同坐了一部电梯,如果知道你们家宝贝大明星会有这样的乱子,我应该及时按下关门键,让他等下一班便是了。”牧苏满脸写着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样子。

  “牧苏是蹭热度?他怎么知道你们家田辰半夜会去那家小区,好像连你也不知道吧。”lee的一句话堵得田辰的经纪人哑口无言“如果你知道为什么不陪同,害的田辰孤身一人给狗仔这么多遐想空间。”

  lee嘴上是这么说,眼睛却质问的是田辰,田辰情绪很是低落,但是在牧苏看来似乎不是因为这件事。

  “都别说了。”尚门的大老板将手机扔在桌上,盯了一眼田辰的经纪人“刚刚收到消息,查证过了,牧苏的确在那个小区里有一套房子,住在那里的确没什么奇怪的。”显然是刚得到的查证消息,当他报出门牌号的时候,震惊的却是lee和牧苏。

  “你还真买了房子啊?”lee压低声音问道。

  牧苏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怎么走出的会议室,lee与他并肩而行,一直在追问那房子的事情,但是看牧苏一脸茫然的样子,更是好奇。

  “天上还真是掉馅饼了……”牧苏愣愣的吐出了一句话,被lee拍了拍脑袋“你还和我装蒜呢。”

  “不行,lee我要回去一趟,这里的破事拜托你帮我解决一下,千万别把我叫来挨骂了。”说着牧苏连忙掏兜找车钥匙,就连lee提出的请客吃饭都没能听见,一溜烟便没影了。

  “你的车真好,我也见过一模一样的。”这句话在临走之时突然闪现在牧苏的脑海中,田辰阴阳怪气的一句话,盯着他的眼神带着血腥味。

  牧苏一路开车朝着清风的公司狂奔而去,这一次再也不遮遮掩掩的,直接冲进他的办公室里去了。

  “谈清风!”推门而进,清风正和几人在沙发上谈着公事,几双眼睛刷刷的落在这毛毛躁躁的小伙子身上。

  “今天就谈到这吧,我已经让小周定了餐厅,招待不周,各位用餐愉快!”清风合起了手中的文件,只听旁边的男人指着牧苏惊呼“你不是那个牧苏吗?我女儿有好长一段时间喜欢你,家里都是你的海报,就连手机上都是你的照片。”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牧苏进退不得,只能受着这几双打量自己的眼睛。

  “原来你和谈总是相识的,那我们不打扰了,先告辞,日后再谈。”他们几人识趣的离开了。

  清风起身相送,顺便转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迎面就用文件夹敲了敲牧苏的脑袋“谁教你进门不敲门的。”

  第105章久别重逢(17)

  “我哪知道你在谈事情。”牧苏挠了挠头,略显无辜“再说了,有急事找,可不急着进来。”

  “急事?您找我还有急事呢。”清风回到了办公桌后面,靠在宽大的椅背上翻阅着资料。

  “诶,我怎么听说我在你家楼下有一套房子?那套房子不是在装修嘛,鬼在装修?”牧苏刚问出口,脑袋又被敲了一下“再乱说话,我就找根针把你的嘴巴缝起来。”

  答案得到验证,牧苏笑眯眯的趴在桌上望着那故作埋头认真的人“你上次说有一个礼物要送我,不会就是这个房子吧?”

  翻阅资料的手有片刻的停顿,但是还在极力的保持自然“算是吧,不过某人坚持分手,收回来还不迟。”

  “嘁,收回去就收回去,我又不是没有大房子。”一边嘀咕着一边软在对面的椅子上。清风抽空从资料组微微抬头,表示疑惑“你有大房子了?”

  “嗯?没有,以后会有的。”牧苏连忙表示否认,房子是有,可住的又不是他,有等于没有。

  “噢,对了,上次你给我的酱油肉挺好吃的,哪里买的,地址告诉我,我再去买一点。”不合时宜的问了这个问题,牧苏心中警铃大作,摆了摆手“才不是买的,一个朋友送的,限量版。”

  “噢,那真是可惜了,前几天在公司用这个下饭,味道真不错,吃外面买来的都没滋味。”清风的表情一脸可惜,牧苏捧着水杯,偷偷的打量着他“下次遇上他,再让他送我一点,不过这东西冬天才晒,不是时时都有的。”

  “没关系,我不贪吃。”清风时时刻刻都在打量着对面牧苏的神态,他太了解牧苏说谎时候的小毛病,眼神闪烁,不敢直视,手里喜欢捧着或者抓着东西,手指不停的摩擦着,显然刚才的酱油肉事件,没有一句是真的“你再等我一会儿,吃完午饭再回店里吧。”

  处理完文件之后,两人一前一后正准备出门吃饭,牧苏接到一通电话,神色凝重。清风正站在门口和助理交代了几句,牧苏挂断电话便上前询问“你有现金吗?借我一点?”

  清风拿出了自己的钱包,牧苏也不客气的将里面的一沓现金全部拿了出来,看的一旁的助理目瞪口呆。这自己的上司,和田辰走得近已经不足为奇,但是和牧苏走得更近那就是大新闻了,两个人居然熟到可以翻钱包,如果牧苏是女的,这绝对就是男女朋友关系。

  牧苏走出了两步又折回来,从现金里抽了几张塞回去“你留着吃饭,我有急事先走了。”清风张张嘴,手里可怜巴巴的捏着几百块,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是被包养的那一个。

  “不许笑!”看着助理的神情,忍笑忍的格外辛苦,只能将钱递给他“帮我叫点外卖。”

  回到办公室里,清风拨通了一个未曾备注的号码,神情与之前截然不同,严肃的问道“上次让你查的那个地址,怎么样了?”

  “查到了,那套房子的确是牧苏名下的,但是住的人是他的母亲,他母亲似乎精神方面有些问题,而且似乎有狂躁等问题,总是惹出许多麻烦。”

  “你再把这几年他们母子俩的情况整理一份给我,尽快!监狱那边没什么情况吧,如果有情况立刻通知我。”清风挂断电话后,靠在椅背上苦思,心里想着刚才牧苏那接到电话的神情,还有那突然紧张的经济状况,心中似乎有些明了。

  当牧苏赶到母亲苏云娜那里时,家里的地板上全是碎玻璃,苏云娜坐在沙发上一根烟一根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