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1/2)

加入书签

  小王一见牧达飞洗了不少东西,急忙抢过抹布来“牧叔,我来吧,你去收银台那儿坐一坐。”牧达飞只是稍稍点头,擦了擦湿润的手,徘徊在收银台前就是坐不下来了。

  第128章父与子(3)

  “老爸,你屁股疼?”牧苏好不容易得空歇息,却瞧见牧达飞的模样,忍不住念叨几句。

  “你这粥看着去煮挺简单的,爸来帮你煮,你休息一下。”看着天气已经转热,牧苏在灶台旁被热的一头的汗,却没想到被牧苏拒绝了“你赶紧休息一下,那手都洗皱了,再说了从小就没见你做过饭,油盐酱醋指不定认不认识。”

  “你这臭小子!”牧达飞瞪大眼睛伸手就要从他脑袋上拍去,又犹豫着收了回去“空了就歇会儿,站了这么久对腿不好。”

  牧苏面对老爸别扭的关心,忍着笑意,不禁揶揄道“怎么?现在一天到晚这么关心我,怕我不给你养老?”

  “嘁,我牧达飞是谁,我能把你这臭小子养大,还不能给自己养老?”这一老一少的性子真是一模一样“我是怕你小子把自己累着,还要麻烦我来照顾。”

  “死鸭子嘴硬。”牧苏放下手中的活,从后面端出了一壶花茶为牧达飞倒了一杯“下午到现在一口水没喝,不知道水有利于新陈代谢吗?”

  “我,我想喝啤酒。”牧达飞无辜的望着儿子,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天气热,喝冰啤多舒服。”

  “臭老爸,要求怪多的,我去买,去厨房后面的小房间喝,最多只能喝一瓶。”牧苏一边埋怨着,一边解开围裙在去收银柜后面拿着零钱“再给你买点下酒菜。”

  “儿子还是亲生的好。”牧达飞喜笑颜开,继续拿着抹布擦着桌子。

  天色已晚,店里早就没什么人了,牧达飞坐在桌前和小王在唠嗑,一转头便撞上了面色疲劳的清风,急忙起身招呼。

  “小苏出去给我买酒喝了,清风想吃什么,叔叔给你做。”牧达飞视清风如恩人,待他如亲人,一见面便热情的很。

  “喝点白粥就好,叔叔你忙了一天别为我忙活了。”清风仰头便一口何干了杯子里的开水。

  牧达飞混迹酒场多年,一下子就灵敏的闻到了清风身上的酒气“清风又有应酬喝酒了吧。”他仔细的瞧着,虽然有酒气,但是眼神有光,走路稳当,显然是喝得不多。

  清风含笑点头“做生意难免有应酬。”

  “你啊年轻,不比叔叔那时候一大把年纪,别把自己的身体弄坏了。”牧达飞将刚才牧苏煮的花茶为清风倒了满满一杯“你一个人在这儿,要好好照顾自己。”

  “您和小苏真是亲父子,早上他念叨,晚上您念叨。”嘴上如此说,但是却也听话的喝下了那杯花茶,见着清风打趣他,牧达飞也忍不住回击“能被小苏这臭小子念叨,可见你真的该被念叨了。”

  “是……能被他念叨,可能我比他还不会照顾自己。”

  牧苏拎着一瓶啤酒和一袋熟食,见着清风,顺手便塞了一块鸭脖进他的嘴里,辣味一下子冲进了他的鼻腔“喝酒了吧,正好清醒清醒。”

  牧达飞和清风两人相视一笑,“你看吧,我就说你该被念叨。”

  自从误会解开之后,牧苏便再也没有往清风的白粥里瞎放什么东西,认认真真的换着花样的给他煮。

  “哟,人家腊肠是丁,我的怎么是片呢。”搅着配料丰富的粥,清风特地故作不知的问道。

  “自己人嘛,总是要特殊照顾一下的。”店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人,牧达飞喝着酒,牧苏啃着鸭脖,清风喝着营养粥,乍看之下,像是在一起生活多年的一家人。

  “以后清风不用大晚上跑这么远,叔给你放保温壶带回去,你就安安心心在家休息。”牧达飞心里计算的路程,这跨越半个城市可不是几分钟便可以到的。清风还未开口,牧苏已经没好气的替他回答了“这家伙劳碌命,自己花力气喝的粥才好喝,每天送上门的,肯定滋味淡了不少。”

  “是,你说什么都有道理。”

  店里准备打烊开始收拾厨房,清风见牧达飞在专心致志的算帐,便悄声走进了厨房,一边观察着外面的情形一边压低声音和牧苏商量着。

  “疗养院已经联系好了,找个机会把阿姨接过去。”

  牧苏清洗的动作一顿,似乎正在考虑,思想有些挣扎,清风看出了他的心思,轻轻揽着他的身子安慰道“你怕她恨你是吗?”

  “以前家人将她送到精神病院里,我很清晰的记得,有一个女人,我妈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尚为清醒,第二次进去的时候便已经神智不清了,我真怕有一天是我害她变成这样,所以有时候真不知道怎么做是对的。”

  “疗养院的环境和设施相对好,并不完全隔离,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等阿姨接受现实。”清风拉过牧苏的双手,微微曲着身子,耐心的解释着“阿姨如今对你的期待已经超出了现实,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保证她生活的情况下斩断对你的依赖。”

  “好,我听你的,还有……谢谢。”牧苏腼腆的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清风却觉得这抹笑容很得心意,或许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历经千辛万苦,就是为了这样的一抹笑容“傻瓜……”

  第129章父与子(4)

  这是几年里少有的几次,牧苏特地开车要带苏云娜出去游玩,所以苏云娜精神显得特别好,一路上都像是正常的母亲那般,时而聊聊天,说说往事,念叨念叨孩子。

  牧苏知道,妈妈心里还是爱他,只是这份爱早就不再纯粹,一次次的心寒也足以让他忽略了那些少有的温暖。

  母子俩坐在一家饭馆里,牧苏不停的给她夹着菜,苏云娜不断的拍着照片,兴致很好。

  “你这两年念叨着去哪里玩,我忙的没什么时间陪你去,现在算是了了心愿了。”他不紧不慢的剥着小龙虾“小时候起,我就觉得你挺抠的,什么都舍不得吃,喜欢吃龙虾喜欢吃榴莲,但是总是觉得太贵,现在我工作赚钱了,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买。”说苏云娜奢侈说她节省,都是有理有据的。她可以不停的把钱借给那些男朋友,对自己却连一个榴莲都舍不得吃,牧苏真不知道该骂她还是心疼她。

  “你也没钱,省着点,这次出来你看看,刚才买水果……”就在苏云娜要算帐的时候,牧苏打断了她的话“穷家富路,旅游嘛,吃好点没什么。”

  回去的路上,牧苏将车子驶向了另一个方向,苏云娜疑惑的看着面前这地处幽静的地方,面前的建筑很干净,但是却不令人喜欢。

  一路上苏云娜都很安静,牧苏搀扶着她走进了疗养院,庆幸这一路都没有遇见太多的人,一直走到了一个房间里,苏云娜便被两名护士领进屋,说要做个身体检查。

  牧苏脚步停在门口,看着苏云娜进去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她始终要面对的。”一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我带你去看看附近的环境吧。”

  这里的环境比牧苏想象中的还要好,但是他不敢想象妈妈若是在这里发作,那又是什么样的一种景象。

  “清风,谢谢你,我去办理一下手续。”

  “我办好了,用你的名义办理,着实不妥,那样会有更多人来打扰她。”两人坐在不远处的石凳上“刚开始这段时间,探视的频率尽可能的少一些,我不希望阿姨还抱着你会心软的期望。”

  “我明白,我也知道容她独居发疯不如让她安静养病,与其送钱给那些人不如送给疗养院。”

  “对,就是这样。”

  牧苏叹了一口气,又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抓住清风的手询问道“这事别告诉我爸,这几天没问我去哪里吧。”

  “放心。”

  等了许久,牧苏才鼓起勇气重新回到那个房间,苏云娜还是保持着安静,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

  他不敢踏入那扇门,虽然屋里有医生有护士,但他还是怕……

  “你妈妈目前看来还是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