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6(1/2)

加入书签

  让人想磨牙,眼角还要吊着抹笑意。

  舒服地心痒,顾君溪此刻连点正儿八经的小心思都没了,这人都要忘记这今晚到底干什么来着。

  所以,谁色诱谁?

  “啊哈——”精神涣散,一股脑儿只顾着舒服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礼任谦吐出阴茎,拿纸巾擦了擦,薄唇微闭合,将人揽到怀里,把精液吐到手心,攫住顾君溪张开的唇瓣,钻进口腔卷着舌头。

  沾着精液的手顺着尾椎骨滑到臀瓣,食指中指插入股缝在穴口毫不停留直接插入后庭。

  还没溜回神,喘息声才渐渐平稳,顾君溪没声了,不可思议看着礼任谦,终于说出了大实话:“我想在上面。”

  “我让你在上面好好表现。”礼任谦说。

  顾君溪准备着起身,给礼任谦抓到怀里,他内心崩溃,“你丫的骗我,我想干你屁股!”

  礼任谦故意顶了顶他:“你刚才射了,还行么?”

  啊,道貌岸然,道貌岸然!存心的,绝壁存心的!顾君溪瞅着自个儿软趴趴的下体,摸摸龟头,“你丫的一定诓我,礼任谦,不就给我上一次么,你跟我较什么劲儿!”

  上一次怎么了,老子都让着你了,你要上乖乖撅着屁股给你做活塞运动,嗯,你丫的犯得着跟我较真这么一次啊!顾君溪也不干了。

  抽出手指,在后臀揉捏一通,礼任谦含住他耳垂,手指抠弄着乳尖,“你上我的机会多得是,何必在乎今天这一次,两天之内,我让季楠亚乖乖把白金合集送到家里来。”

  显然是不大可能!可是,顾君溪吸吸鼻子,“又蒙我?”

  “不蒙你。”礼任谦碾压着他耳垂,将人放倒,手横穿过颈窝,从抽屉里拿出安全套。

  顾君溪拿过安全套,撕开后给他套上,“要是你又蒙我……”

  “没有要是,”贴着耳廓,热气忽闪,“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认识他的时间要长得多。”说完,龟头慢慢进入甬道,精壮的腰际随着抽插前后律动。

  热烫的性器像在甬道内捣鼓,抽出插入的动作像是电影的慢镜头,欲罢不能,带着久违的黄昏回忆感,总是那么不真实。可是那种抽插的紧致与略带黏腻的舒适,又是来得那么气势磅礴。

  龟头顶在敏感点上时,顾君溪忍不住回头,气息紊乱,揽住男人的脖颈,嘴唇凑上去,啃噬着男人下颚,向上攫住男人的双唇。

  “你后面吸着老公鸡巴,我都拔不出来了。”礼任谦亲吻他耳侧,说道。

  “操,你丫的能不能别他妈说些有的没的!”顾君溪抓着被褥。白天还叫他注意措辞的,这在床上他措辞是有多文艺!

  稳住腰部,狠狠顶撞,性器摩擦内壁,带着直白到让人毁灭的兴奋,龟头深入丝毫不差顶在敏感点,慢慢研磨,礼任谦的声音蛊惑下的响起:“这么喜欢勾引,是不是爱惨了老公鸡巴,嗯?”

  “我操你大爷!”顾君溪扭动着身子,礼任谦一个前后挺动,抽插加速,“唔——慢……慢些……”语气断断续续……

  前胸礼任谦捏着乳尖搓揉,动作轻缓,下一刻又循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