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三角关系(1/2)

加入书签

  在强力的干预之下,好不容易的武藏给拉了出来,带到龙王的座前要他乖乖跪好跪就跪嘛,乖女婿给丈人跪也是应该的

  龙王端坐在王座上,在听完气得要死、愤愤不平的属下,数落着武藏在牢房中极端不轨的行为,面色十分凝重,好半天都不说话

  这位偷上了人家女儿的武藏,又被当场捉奸,原本低着头做出一副反省的样子,但是看到半天都没动静,于是偷偷的抬起头来看着王座上的龙王

  龙王身材十分高大,一身整齐的戎装,一头黑发间长有一大一小两对金色龙角,黄金色威严的眼珠,一对浓眉,满脸整齐的胡须,肩上则是以龙的头盖骨所做成的肩甲,仔细盯着武藏好一会,终于开口说话了:“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闯祸了还不知悔改”

  武藏最受不了这种不知变通,权威式没头没脑的教训,立刻就顶了回去:“才不是这样,是你们引起了争战,我不过是过客,却被卷入,我才是受害者”

  说到这里武藏越觉得自己说得有理,于是为提高声调激动的说:“你不高兴就将女儿关起来,这也配叫人父吗

  “一面说一面就开始奋力的捶击地板,一副很有”种“的样子

  最后他指着龙王吼着:“快将她们放了”

  龙王看到他那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武藏看他不怒反笑,倒有些愕然,龙王笑完之后说:“倒看不出来,你还真有勇气,给你个赏吧”

  脑袋中偶尔只有精虫会上来回游一番的武藏,立刻双手抱拳做出一个天真的祁求表情说:“你会放了我们吗”

  龙王狡猾的一笑说:“我没这么说,会给你机会”

  武藏奇怪的问着:“机会”

  龙王不温不火的说:“如果你能打倒在这里的任何一位,我们可以听你的”

  武藏一听有机可乘了,立刻雄心大发的站起来说:“那就试试吧”

  然后双手握拳,嘀嘀嗒嗒扳压着手指的关节说:“虽说你是她父亲,我可是不会客气的”

  龙王坐在王座上抬起右手说:“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着边发动念力,从手上带起了一团闪光电球

  武藏看他抬起手来,呆呆的问说:“开始了吗”

  话才出口,却发觉要比的不是武技而是法力,吓得双手连连摇摆的说:“等一下”

  谁还等你啊,一道电击下去,咦咦啊啊的惨叫声中,武藏颠颠倒倒像醉酒般的侧走几步,就软趴在红地毯上,嘴里还不甘心的念着:“等一下嘛”

  在可以远眺着龙之巢的一座小山岗上,一团烈焰之中出现了炎部长老阎罗及他婷婷玉立的狐媚女儿玉桃,阎罗说:“趁着他们没注意,我们快进去吧”

  玉桃双手抱胸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偏过头问:“真要做吗”

  阎罗一脸气愤的说:“那是当然,我们冒了那么大的险,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嘿嘿,还不只冒险哩,连女儿的贞操及她的一颗芳心都赔上去了耶

  玉桃一脸不以为然的说:“我是觉得没有必要复仇啊”

  阎罗气愤说:“怎么可以,我一定要洗刷掉那耻辱而且城中是四族的中心,如果占领那里,我就是最强的人了,哈哈哈哈”想到这里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

  玉桃则是一脸的不以为然说:“真会做白日梦”

  才说着玉桃就娇红上颊,满脸发春的也做起了白日梦:“如果武藏可以到手,就随便吧”

  阎罗面色凝重的说:“玉桃,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并不是我们的友人,你不可以因小失大”

  玉桃听到父亲这么说,闭上眼睛不耐烦的说:“我知道啦”

  说完张开双眼,那碧绿的眸子中,带着一丝的忧郁

  “很好,哈哈哈”阎罗对于女儿听话的反应很满意

  武藏在龙王的第一关惨败,又被带到了第二关来挑战屋敷童子小杏的母亲,在空无一人的一大间静室中,正跪坐在那里左顾又盼的武藏,脸上贴了一张膏药,心理嘀咕着:“怎么可能战胜龙呢没受伤算我好运了”

  正在自怨自艾的叹气,面前的一张竹帘卷了起来,对面坐着一位绿发碧眼一身古代王妃打扮,长得十分正点的中年女子,宝相庄严的慢慢说着:“我听说了你的事,现在换我和你对决”

  说完嘴角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武藏一听她语意不善,忙着赔笑摇手说:“不用那么急,要不要帮你按摩”

  武藏打算用柔情策略,看看能不能讨好这位未来的丈母娘,免去一场争斗

  夫人客气的说了一声:“不用”

  随即右手虚张,凭空出现了一堆乱石将武藏结压了个密密实实

  夫人看着一堆乱石,淡淡的说:“这样就结束了,真无聊”

  话一说完帘子就放了下去了

  这武藏就像是打不死的蟑螂一般十分的小强,再看到他的时候,除了与龙王对决时得到的那块膏药之外,再加上一个黑眼圈及几条绷带,不过看起来大体上还算没事

  当他张开双眼时,蒙眬之中出现了朱雀与小杏两位美少女惊喜的表情,两人各自甜甜蜜蜜的叫了一声“武藏”、“哥哥”

  朱雀欣喜的说:“总算醒了”

  武藏精神不振有点虚脱的说:“是你们啊”

  小杏带着些抱怨的口气说:“真是的,母亲也下手太重了吧”

  手下的不重、不重,只是轻轻一挥而已,然而掉下来一大块的岩石倒是挺重的不过相对于母亲土石流的泰山压顶,这小杏的上踢爆蛋的功夫,恐怕是令人胆寒

  武藏看看四周,还是有点神志不清的问:“这里是”

  朱雀简单的回答:“茶房”

  这个茶房也就是杏子的母亲,在这个村中所开设最大的一间饮食铺子,换句话说,武藏此时仍然在杏子母亲的地盘上

  武藏满脸惊容说:“茶房,那

  “转头一看门窗,上面都是铁链门锁,于是叹了口气说:”果然是被禁足的“

  武藏转过头问朱雀:“可是为什么你也在这”

  跪坐在一旁的朱雀,一脸看待着英雄的表情说:“因为听说你为了救我们“

  小杏接着说:“居然要他们全部的人战斗”

  武藏吓得坐了起来:“全部”

  这时他已是满头冷汗,当初不是说好,只要战胜一位就可以得救的啊,怎么这时候变成了全部了啊这这这,这其中好像有很大的误解呀

  这时朱雀满脸崇拜的说:“好勇敢哦”

  小杏则是十分乐观雀跃的说:“加油哦,别战死就是了”

  武藏此时则是全身瑟瑟发抖,这次的误会可大了,要与伸出手指就可以捏扁自己的四位族长轮番比斗,多想一下就会死人的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武藏正在那里闭着眼睛认命的自怨自艾,两位美少女还在景仰他的勇敢,丝毫没有看出武藏心理懦弱的一面

  这时朱雀靠了过来,伸出了嫩舌在武藏的耳垂上舔了一下,并且微笑的看着他,武藏觉得耳朵被弄得麻麻痒痒的,于是转过头问朱雀:“这是干什么”

  朱雀满脸真诚,微笑着说:“这是我们表示感谢的意思,加油了”

  看着她娇美的巧笑倩兮,又听她这么俏皮的一说,色胆比较大的武藏,便将烦恼先抛到了九霄云外,童心大起的笑着说:“那我也来”

  于是也伸出舌头在朱雀滑嫩的脸颊上舔了一下,吃了个豆腐,朱雀被逗得嗤嗤笑着

  坐在对面的小杏一脸吃醋的样子说:“什么啊两个人就这样亲热了起来”

  看着朱雀与武藏不断的互舔着彼此的头脸,小杏低头看了看武藏胯下,将舌尖俏皮的在嘴角舔了一下,心中有了个计较,准备去舔另外一个头

  武藏正在享受朱雀舔他脸颊的温柔,一面笑嘻嘻的说好痒,突然发觉下身受到严重的偷袭,面容扭曲的“哦呜”一声惊呼,打断了他与朱雀打情骂俏般的舔舐脸蛋,旁边的朱雀也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原来武藏下面的龟头也被舔了

  原来小杏见武藏顾着和朱雀玩笑,于是便悄悄的将武藏的裤子拉下来,现出了那条青筋暴露又坚又硬的阳具,那大龟头是红通通的十分可爱,于是就张嘴将它整个含入温暖的口中朱雀正在陶醉于与武藏那温馨的卿卿我我,突然被小杏对武藏一番剧烈的刺激给打断了,于是靠过来对着小杏埋怨的说:“你在干什么”

  小杏不理会朱雀的质疑,十分投入的用嘴儿套弄武藏的阴茎,武藏只觉得胯下又痒又爽不禁问道:“这也是感激的表现吗”

  这话才说完,整个人就受不了的软躺下去若是与族长间沟通的误会,能够得到美少女如此的感激,那么多发生几次误会好像也不错

  朱雀正要小杏别胡闹了,赶紧停止这个猥亵露骨的动作,却看到武藏舒服的仰倒下去,而小杏这时也是十分动情,将自己的上衣解开,露出像婴儿般雪白柔细的肌肤,然后用那一对玲珑柔嫩的双乳,利落的挤压、磨弄着龟头,用粉红色的小小鲜嫩乳头,分别去触弄着龟头,绕着打了几圈,接着再用嘴继续含弄着,整个动作十分流畅明快,毫不拖泥带水

  一旁的朱雀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声叫着:“好了,住手”

  小杏在朱雀的淫威之下,终于暂停一了会儿,松开嘴里的美食回应她说:“可是,他那么舒服”

  朱雀回头看着武藏那副乐翻天的表情,似乎比刚才两人互相舔脸时还要陶醉,于是心里也想要有些贡献,以安慰他受到打击的身体跟渴望关爱的心灵,于是爬到了小杏身边说:“小杏,也让我来嘛”

  小杏正含得过瘾,那有时间回话,性急的朱雀看她好一会都没有回应,气得一把将武藏的阴茎抢了过来,这电光一闪的一抓,顿时将武藏从腾云驾雾的享乐天堂,变成了巨石压顶的五指山,抬起头来咬着牙发出了一个闷声的哀鸣

  朱雀负气的将武藏的阴茎塞入口中,就开始了猛烈的套弄,也不管牙齿会不会刮到阴茎那敏感细致的部位,自己的嘴儿是不是涨得难过

  天生就口交技巧娴熟,而且经验比较丰富的小杏关心的说:“这样不行,要温柔点”

  看起来朱雀是准备横着心干了,对于小杏良心的建议充耳不闻,继续她我行我素的狂吞猛吐,正在努力埋头苦干之际,突然间像是受到偷袭,嘴儿大张松开了阴茎,“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原来这种缺乏技巧的口交,反倒让躺在榻上的武藏,下身的感觉没有特别的强烈,因此可以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