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巫山云雨(1/2)

加入书签

  朱雀这位蛮力女,将武藏往肩上一扛,在雨中健步如飞,快速的来到了神社后于的一间小茅草屋,先在屋内生了一个火堆,然后将武藏身上的湿衣服一一脱下

  脱到剩下内裤时,朱雀的手脚慢了下来,心下有些迟疑,看着昏迷中的武藏,一咬牙还是将内裤也脱了去,眼前出现了平时难得一见的玩意儿,昏迷不醒的武藏,胯下软软的倒垂着一条死蛇,看起来似乎颇有些份量

  在武藏上上下下抚摸一番,直了身子,对着火堆,将衣带一解衣服往外一宽,武藏看到她这个动作,当真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的将头偏向一旁,做出一个非礼勿礼的模样,不过那眼角余光,仍然瞄到她在下脱衣的身影

  唉啊啊,怎么会这样,要你将湿衣服脱掉,是说请你找个隐秘的地方脱,怎么一位黄花处女,就在一个大男人面前大大方方的宽衣解带,要嘛也是你在脱衣时,让别人偷偷的看好了,现在光明正大的在面前脱,想看也不敢看了

  因为怕看了之后被你扁

  朱雀那剑道袍外衣一脱,里面竟然连一件亵衣亵裤都没有,露出一身健美身材,肌肤粉嫩有弹力,胸前双乳鼓胀胀的丰满坚挺,腰儿仅堪一握,衣服脱去之后,双眼轻轻闭上头垂向一边,平息了一下心情,便走到武藏面前,端端正的跪坐了下来,武藏心中十分忐忑不安,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一直不敢正眼看着全身赤裸的朱雀

  朱雀幽幽的说:“也许我们做了无法挽回的事了”

  接下去她满脸真诚的说:“必要时,我会保护你的”

  武藏皱着眉十分不解的望着面前,全身赤裸端端正正乖乖巧巧跪坐在身前的朱雀,有些疑问的叫了一声:“朱雀”语气中似乎期望她能够解释清楚话中的意思

  朱雀也不再多做解释,扑到武藏身上,她脸泛着粉红,轻闭上双眼,凑过来那微张的小嘴唇显得特别的红润潮湿,武藏的魂似乎都要被勾走了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般娇花初绽的俏丽模样实在太美了,花开堪折直须折,既然她都自动送上门来,还顾虑那么多做什么,干脆就要了她的第一次吧

  于是武藏把嘴唇印上了她的芳唇,哇好柔软、好温暖的处女之唇啊俩人温柔的拥吻着,嘴唇好像黏在一起不能分开朱雀因激动胸口开始起伏着,而武藏的呼吸也加快了突然间她的唇微微分开,温软灵活的小舌尖轻舔着武藏的唇,武藏也伸出了舌头,与她的舌头在唇间相会,两人的舌头开始交缠扭转着,武藏贪婪地吸吮着她的舌尖、饮着她的唾液,只听见一阵阵啧啧的声音,他俩不长不短的亲了好半天,直到朱雀开始发出嗯嗯的哼声

  窗外下着淫淫大雨,冰冰凉凉,小屋内则是火堆旺烧、满室生春

  武藏又说了一声:“朱雀”想要确认她真的下定了献身的决心

  朱雀才不理会这个废柴情郎的想法,又径自止住他下面的话:“别说了,让我来”

  接着一脸自信的开始了对武藏前戏的挑逗,她将健美的娇躯往下移动,开始舔弄武藏的奶头,舌尖打着圈圈,武藏躺在那儿,身子打了个冷颤,看来这任性好强的小妮子,是想要主动上自己的第一次

  虽然武藏的心中还多多少少有些疑问,但是他的身体仍然诚实的反应,见到朱雀娇美的脸蛋及赤裸裸的健美身材,再加上她主动的逗弄着自己,这种情形还真令人血气上涌可是主要的反应在下半身,或许要改成血气下涌不过最后的结果,是阴茎勃起往上抬头,那么还是血气上涌吧

  朱雀一面玩弄武藏的乳头,一手往向下摸弄,没想到一摸到武藏的胯下,手儿触到的是一只又热、又硬、又粗、又长的活物时,猛的一惊,眼儿圆睁的瞪着武藏问:“咦这是什么”

  回头一看,看到手中所握的东西时,是大吃一惊,手中居然是一条生气蓬勃硬底子的活龙,到底武藏的身体和他的心灵是同样的诚实,眼中见着了朱雀美妙的玉体,又与她肌肤相贴之后,就算是死蛇也会变成活龙

  朱雀将柔软丰满的娇躯压在武藏身上,张目结舌讶异的说:“跟刚才完全不一样这么大怎么放进去”

  呵呵,这句话透露着玄机,原来朱雀早就打定主意要上武藏了当她替武藏脱湿衣裤时,早已丈量过他那胯下之物是大是小,并且测试了是软是硬,那软垂的样子,若是塞进自己的蜜穴,看起来顶多不过是塞一个小小的温水袋,大概没什么问题,但是如今看起来像支大茄子,那可就不是同样的事了

  武藏对是否要与朱雀上床,还是有些瞻前顾后,对于她为何要上自己,还有许多疑问,于是抬起头来安慰她说:“朱雀,你不用勉强的”

  没想到武藏这句体贴话,却激起了朱雀平素的好胜之心,立刻破口大骂说:“笨蛋,少丢人了”

  说着,就中止了前戏,逞强的跨坐在武藏胯间,扶着武藏那粗长阴茎,对着自己的蜜穴,一面好强的说着:“这么一两根才没什么”

  武藏一听她骂人,只好乖乖的躺着,看着她要怎样玩下去

  可惜,还没经过充份的前戏,朱雀自己的阴唇还是紧紧的闭合着,手持着武藏的阴茎比来比去,那个大龟头无论怎样摆,都对不着自己狭窄的开口,于是满脸狐疑的说:“奇怪了,需要时怎么放不进去”

  “不该这样的好像是这里吧”朱雀用手指拨了拨自己下身几处粉嫩可爱的开口,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满脸充满迷惑,真的不明白到底要用那一个开口才对

  想随便用其中一个开口套套看,结果才轻轻顶一下就直叫“好痛”,于是满脸发热通红,一手贴着脸颊,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武藏说:“不行,放不进去啦”

  看起来她是在向武藏求救了

  武藏支起上身,一副有点我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实实在在的向朱雀解释说:“突然放进去是不可能的”

  武藏说完就将上身坐起,与朱雀相对准备对她好好的上一课,朱雀嘴儿一嘟,突然的说了一句:“真不甘心”

  “什么”武藏觉得她这句话很奇怪

  朱雀双眼不敢正视他的说:“小时候我从没输给你,现在居然在这种时候输给你”

  说着竟然受委屈似的,抽抽搭搭的抽泣起来说:“以后我怎么见你嘛,丢脸死了”

  武藏听到这番莫明其妙的话,真的不知让如何反应,拜托喔好胜到连上床都要抢女体上位,这也太猛了吧,但是无论如何还是先安慰安慰她,微笑的婉言对她说:“傻瓜,你怎么会在意这个呢”

  “可是”朱雀还想要争辩

  武藏看她玩不出花样了,于是决定取回主动权,温柔的对着她说:“再把身体放松,心情放松”

  说完武藏将上身坐起,轻轻的拥住跨坐在身己胯间的朱雀,来个暖玉温香抱满怀,一只手安抚性的抚摸她滑嫩的背脊,另一手则挑逗性的轻轻摸弄着大腿

  接着偏过头开始吮吻着她的玉颈及柔细的肩,同时一手抚着丰满的乳房,将浑圆的乳肉握于掌中,轻轻的揉着

  “好痒”朱雀说着,竟然不自觉的开始淫哼起来

  当武藏的手指开始揉着她翘翘的乳尖,轻捏着手中那粉粉红红小巧可爱的乳珠,少女敏感的蓓蕾在他的揉弄下正兴奋的充血突起,而朱雀也难以忍耐似的扭着娇躯,樱唇间泄出美妙的淫哼,武藏发觉只要持续玩弄这个重点,少女就会兴奋的直发抖

  平时在受伤疼痛时连哼都不哼一声的朱雀,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发出这种无病呻吟,十分懊恼的说:“讨厌啦,我会发出好怪的声音”

  好强的朱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将武藏的脸扳过来,很严肃的对着他说:“你不可以笑我”

  “我没有笑你呀”武藏微笑着说,为了怕自己真的笑了出来,于是赶紧贴上她的双唇,与她又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舌吻

  武藏将朱雀推倒在毛毯上,一手握着她的丰乳,赞美着说:“你很可爱哦,朱雀”

  继续揉弄她的乳房,同时用手指捏着她那淡粉色的乳珠,两个奶头硬硬的挺了起来,像两粒突出的粉红色玫瑰花苞接着用嘴唇贴着其中的一粒张口含着,吸吮,上下舔弄不已,同时故意吸得高高的,再放松双唇让它弹回去一边尽情的吸着,一边用手掌揉着另外的一粒奶头,同时测试乳房的弹性朱雀小声哼着,那硬乳头被用舌尖挑弄着,在武藏口中乱弹

  朱雀看着武藏玩弄自己丰满如瓜的乳球,小脸蹩得通红说:“感觉好怪,好像小孩子呦”

  这是指武藏吸住那粒乳头,手仍抓着那只坚挺的奶子,像在哺乳的样子,手指还一下一下地捏着乳房

  武藏口儿松开问:“不舒服吗”

  朱雀微微摇头,很大方的回答:“很舒服,再多吸一些”

  此时朱雀终于放开身心,任武藏爱抚她美丽的全身,两人在暖暖的火堆旁,正因为如此的厮磨玩弄,心头已是欲火如焚燥热不已

  武藏一面舔吮着一边的乳头,左手则抚弄另一只乳房,当他将右手滑到她的大腿之间,手指点弄着她的阴户时,朱雀忍不住嗯啊淫叫武藏右手的中指开始对蜜穴的攻势,探入绽开的花唇之中中指指尖沾上润滑滑的爱液,缓缓地被她窄小的蜜穴洞口接纳,“啧”的一声没入她的阴户中

  武藏极为谨慎的,手指只是浅浅的抽插着她的阴道外围,避免进度超前,让手指抢了稍后应由阴茎所要做的处女开封的任务水还真多啊,抚弄了一会儿,手指上已湿淋淋的,顺应着手指玩弄阴户的节拍,发出了“啧、啧”声,而朱雀也随着那节拍哼着大概也十分兴奋了,两片小阴唇内壁和阴核头都充血胀得通红,手指抽插时,也感到她阴道口越来越窄紧,吮动着那根手指

  朱雀还在啊啊感性的浪哼之际,抚弄她的武藏做了理性的判断,她的身子已准备好了,于是打断了她的浪哼,很认真的对她说:“我想这次应该能进去了”

  朱雀果断的点点头,说了声:“插”

  才一个字之后,才发现有点羞人的说不出口,双眼含羞闭上后继续说:“插进来“

  武藏直起身子,红肿的龟头正抵住她湿润润的阴唇上,龟头温柔的揉着小肉缝武藏稍微挺腰用力,朱雀的大阴唇逐渐凹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