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冰雪春情(1/2)

加入书签

  好吧,女孩子的家长都来求了,总要给个面子吧,正准备脱真雪的衣服,结果手才碰到她的身子,衣服全都化为雪花飘散了,露出一身比雪还要白细晶亮的肌肤

  应该要怎么做呢

  “对了,把真雪身上的冰融化掉”武藏决定舔舐真雪的全身

  于是就在冰天雪地的银色世界,先从她的冰凉的脸开始,从她闭着的眼帘舔吻起,经过鼻尖、芳唇,从肩胸一直舔下去,接着到那淡粉红的乳珠,在柔软富弹性的乳房一番嬉戏,接着滑下腹部,在酒窝似的芳脐上流连不已,武藏内心深深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居然能够接触到如此娇美玉体而充满喜悦

  “如此一来,她的心也就会解冻了”武藏在心里想着,他的心儿快跳出口来,热血在四肢百骸加速运行,心内欲火持续上升,小腹下那条阴茎昂头高举,已脉动不已的顶着真雪的柔软的娇躯

  舔到了腹部时,心里还念念不舍她那对柔软香嫩雪白的丰乳,手又回过来轻轻抚摸着那嫩滑柔细的肌肤,放在胸前那两座圆墩墩上,只觉得手指触到的像一团软棉棉的棉花;而传入鼻中的,像那含苞蓓蕾般香喷喷的处子幽香,只乐得他不断揉捏摸弄再又看到两粒淡粉红色的乳珠实在太可爱了,于是又回来用嘴努力的吸吮

  这一番努力的吸吮抚弄,似乎真的稍稍碰到真雪的内心,她那原本美丽又可爱的脸蛋儿,稍稍的皱了一下,接着武藏继续往下舔着,再度舔过了可爱的香脐,接着是下去,抬起她一条修长的大腿,来到她的两腿交界处

  武藏细细审视两条白嫩诱人大腿间的那朵娇花,在一片整齐柔顺深蓝色阴毛装饰之耻丘下方,看到了一片雪白贲起的阴阜,白嫩白嫩的触感柔滑诱人,中间却是夹得紧紧的,用指尖轻轻拨开,微微的剥动着中央部位,让那粉红色缱绻皱折如花瓣般弹开,里面藏着两片小阴唇,有如在冬雪中的寒梅花瓣,顶端的花蒂儿像粒粉红色珍珠,藏身在这玉蚌的顶端,而为内里,隐约可见在一片雪白之间的梅花瓣瓣随着视线所见之处,心底也跟着一路赞叹这独特的美景悄悄的在柔软裂缝中轻舔一下真雪小姐娇躯轻轻扭了扭,又发出了一声呓语

  武藏一双巧手动作轻柔,一番拨弄后,原本需要用手指撑起的紧闭花穴,像花蕊般微张,露出诱人胀红,淫蜜如春雨般湿润润的泌出,手指慢慢放入波动悱恻之凹处,介于那暧昧桃红与粉红之间,十分轻柔上下游移,那只幸福手指,几乎被吞噬于醉人桃红之间真雪于昏睡中,脸上渐渐的浮上了一片潮红,娇躯也随之缓缓蠕动,蜜穴呈出丰盛挺立之奇观当武藏用灵巧的手指探入真雪的蜜穴时,他仿佛因此而触动了真雪的芳心,身体产生剧烈的扭动,像是受不了一般的侧过身去

  武藏见到真雪已产生了肉体的反应,应该可以进行精神的沟通了,于是在她的耳边轻唤着:“真雪”

  一声真情呼唤,振动了真雪封闭的心弦,她张开那双迷人的晶蓝大眼睛,转过头来看着武藏,叫了一声:“武藏君”

  “太好了,你醒了”武藏很高兴的说,这下就不必唱独角戏了,否则在她身上努了这么久,还真像在玩一具十分高价的充气娃娃哩

  真雪发觉自己与武藏全身赤裸相对,转过头问武藏:“我我做了什么事吗为什么我没穿衣服”

  武藏问:“你不懂吗”

  是啊,一男一女全身光溜溜的抱在一起,真雪身为雪女妖精,难道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然是在“妖精打架”啦

  真雪睁大了眼睛,深情的望着武藏说:“这么说,武藏君爱真雪了”

  真可怜,能力这么强的美少女,对于情感却那么的脆弱、没有自信

  武藏微笑肯定的点点头,真雪羞涩的细声说:“好高兴,我觉得好像在作梦”

  眼角还有一滴喜悦的泪珠

  实在太可爱了,武藏深情的吻了上去

  两人交缠相吻,武藏一面吻一面抚弄柔软的乳房

  在拥吻之间,真雪的冰冷的心化开了,雪也停了

  武藏持续玩弄着她雪白、柔软又丰腴的双乳,在上面不断的吮吻,同时看着真雪享受的表情,接着又将脸颊埋在双乳之间,舌头在深深的乳沟间左右的扫动舔弄

  真雪喊着:“武藏君”

  话还没开始,武藏吸住了一只粉红色的乳珠,她就“啊”的一声,因为感觉太刺激连话都接不下去了

  在炎炎夏季烈日的照射下,村中的意外产生的积雪开始融化

  武藏见真雪对自己十分的柔顺,于是试着问她愿不愿意为自己含弄阴茎,平日害羞的真雪为了爱郎,竟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于是武藏爬起身,两腿叉开跪在真雪的头边,真雪伸出纤纤素手,握着那粗长的阴茎就放入自己的樱桃小嘴之中舔弄

  突然武藏的龟头被一团温温的暖气笼罩着,那股子爽劲儿,让武藏全身不禁一颤,她的舌尖由龟头舔向阴茎根部,将肉袋里的两颗蛋蛋挑拨了一会儿,再往回舔向龟头,然后将整个龟头含进嘴里“啧啧”发声地吸啜一番,接着她又乘胜追击地用小嘴套吮着武藏那阴茎,紧紧吸着武藏早已充血发胀的茎部,她的玉手一只握着武藏的阴茎根部、配合着头部的起伏而箍弄着,另一只手则轻轻捧着武藏垂在腿间的阴囊、按摩着武藏积聚着精液的弹袋

  武藏不禁哼出“唔唔”声来,真雪丝毫不放松、紧紧地收起双颊吸住,一头秀发一下下擦弄在武藏腿上,湿润的小巧舌尖,还不时在武藏发胀地龟头上舔来舔去,她可能不知道照着她怎么又吸又舔、又箍又捏地,武藏那想必已经红得发紫的肿胀阴茎,一定承受不了多久就要爆发了

  啊感觉太爽了,武藏身子一软的躺了下来,真雪也一个翻身到武藏的身上,成为了69式,她持续将龟头含进去之后又吐出上下舔动,好呀,真雪妹妹施出如此的杀手招数,难道真的想要叫武藏及早归降而泄吗

  感受着从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意,武藏自然也不能示弱,双手托起她的屁股挪过来贴在自己脸上,也将嘴儿埋在她叉开的大腿之间,伸出了舌头投桃报李的,往她柔嫩可爱的蜜穴舔上去,要将她的性欲充份引发出来真雪的阴道已开始分泌出漫流的爱液,量虽不多,但可吃出带有清清凉凉的特别味道,武藏心里想着,这是不是就是雪女独具的口味

  心里在想时,嘴里可没停下,舌头轮流在雪白阴唇、以及粉红阴核、菊纹一带徘徊舔舐,一手手指浅浅的在细嫩阴唇之间慢慢磨弄,时儿将舌尖转移到她覆盖着小小阴核的肉瓣,集中火力地舔顶,还将包含在她阴唇间的爱液,不时涂饰着她这性感中枢,激得她连阴核也勃起硬硬凸出在包皮之外

  在武藏口舌的一阵猛攻之下,真雪小嘴的吸吮也产生了不同的变化,全身也软绵绵地趴着,虽然她嘴里还是含着武藏的肉棒,但是一嘴不能二用,当她被武藏舔得哼哼唧唧的同时,自然也就不能猛烈吸弄着口中之物了真雪被舔得好爽,轻声细语的恳求着:“好厉害,还要”

  真雪的喉间发出沉闷“嗯哼”的呻吟,武藏还是鼓动着舌头,一下子上下推动着她那片肉唇,一下子绕着那勃起于包皮之上的阴蒂转,每当她相迭的粉红小阴唇外缘被推开时,花瓣内珊瑚红色内壁就会暴露出来,湿亮饱含水份的蜜穴,使武藏一直想象着,若是把阴茎塞进那温温暖暖地潮湿水源里,那会有多么绝妙的快感啊

  当嘴儿有点累了,真雪突然释出武藏的男根,接着善用自胸前丰厚的本钱,将胸前一对丰满柔软的乳房,夹住那粗长阴茎上上下下的滑动着,同时用嘴舔着突出的龟头真雪的身体温度比常人低,一双柔软微冷丰乳的一番夹挤,让武藏感到清清凉凉的极为舒适,原本阴茎急着想要钻洞暴浆的冲动,也被缓和了下来嗯,不知道这以冷却方式延长做爱时间的方法,算不算是雪女一族强化对手性能力的手段

  武藏以一只手辅助口舌伺候她蜜穴的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轻轻的掰开她夹在柔嫩肥臀瓣间的屁股沟,用食指沾满了她阴户中的爱液,轻轻的按摩着她后方那朵小雏菊,当武藏充分润滑的指头,溜过了真雪那圈紧紧的菊穴口,将一节食指送进了她光滑的后庭里,而她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口中的阴茎也脱露出来

  真雪接着又用手去套弄着阴茎,好让空着的嘴儿,可以发出越来越露骨,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的“唔唔嗯嗯”淫声浪哼

  “淅沥淅沥”的声音随着武藏舌尖搅动的节拍传出这证明了真雪光滑柔嫩的阴阜,已被武藏舔得湿淋淋地,武藏的食指也在她的后庭中缓缓进出好一阵子了,真雪也配合着动情发出响亮的淫言浪语这番激情前戏已达到成效,看起来又该要在真雪花心上,烙上那终身印记了

  当武藏托起二条粉腿架在自己臂上,跪坐在她高高抬起的两腿之间,赤红的龟头吻住娇嫩雪白的肥厚阴唇时,躺在白雪地面的娇娇女还是楚楚可怜的请求:“拜托,请你轻轻的,温柔点”

  武藏的龟头像撒娇的猫咪般在玉户间不断揉顶着,渐渐的将蜜穴中的爱液湿润了整个龟头,借着淫蜜的润滑,他暗中运力挺腰硬进,敏感的龟头感受到蜜穴的紧窄,只觉得那里是又紧、又软的极品,肥涨饱满,四周肉壁挟得人骨软筋酥,爱液汩汩而出,润滑着彼此的联结,武藏受不了这肉欲刺激,再次强力挺进,龟头碰了到处女封口不停对着武藏发射着喜悦的电波,“啵”一声闷响,仿佛裂布一般,那根硬热粗长的阴茎,长驱直入的一击到底了

  猛的突入时,真雪还是忍不住嘤咛的哀鸣了一声,麻酥酥的疼痛混合着快感,真雪那蜜穴是紧密的与武藏的阴茎结合在一起的霎那间,真雪感觉到时间、天地、万物,仿佛都静止了

  武藏在完成破处第一阶段任务后,继续在在寻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