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之卷】 九狐媚生香(1/2)

加入书签

  在大雪纷飞的夜里,在阴暗的乡间小路上,一位身着雪白和服的美少女持着一把油纸伞,提着一只灯,在雪地上踽踽而行,慢步踏出一串足迹

  空中突然出现一只金色光球,在她的身边绕了一圈,持伞少女见到金球时面露惊容,视线跟着光球飞转,直到它落在另一位曲条修长美少女的纤纤玉手中,她正低着头斜倚着路边一株枯树干上,正是在这精灵村中的火族公主龙女奈美,现出了自己的真身等在路上

  在这寒冷的冬月中,她仍身着黄金色的短袍,胸前一片缕空处,凸现着丰富双峰的伟大,露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好像丝毫不怕寒冷的天气似的她转过头来向着持伞的美少女温柔的打了声招呼

  而持伞少女一见到她,可爱的面容也嫣然一笑,正是雪女公主真雪,身着雪白的长袍,晶蓝色的秀发及腰,头上插着一支冰花,眼睛晶蓝、雪色肌肤显得冰清玉洁,此时两眼笑得瞇了起来,十分高兴的样子

  两人结伴继续前行,前方容然滚过来一颗彩球,追着彩球的是一位童心未泯的娇小美少女,正是那屋敷公主小杏,身上穿的像是过大的绿色短袍,一头深绿色俏丽短发,娇小玲珑、活泼可爱;她似乎正在等着两人过来三个人会合之后,共同走向村里的神社

  来到了通往神社阶梯的下方,在牌楼的下方正等着身着白色短袍及红色背心,一头火红长头结成马尾垂在头后,正是那英姿勃发的风族公主天狗孙女朱雀她对着三位美少女做了个噤声的姿式,一只眼眨着的神秘一笑

  四位美少女三半夜相约在神社中,正是为了她们共同的情人,那位呆呆帅帅傻气又可爱,在城里念大学的佐佐木武藏,每到刚过满月的下弦月时分,四人就会偷偷的来到神社中,对着一座庞大的铜镜,启动与武藏之间的精血烙印,来看看四个人日日夜夜思念的武藏

  而这一天夜晚,她们除了想要看到武藏之外,还想要利用本源灵力启动精血烙印,趁着武藏在寒假期间,将他召唤来精灵村中相会好一解相思之苦

  这个讲法好像太文雅了,摆明着说,就是美少女在这严严冬季发起春来,忍不住想要将武藏召唤前来交欢做爱一番,用他那又热又硬又粗又长的热情阴茎,好好安抚一下美少女们又冷又软又窄又小的孤寂蜜穴

  四人在一盏微弱的灯火下,纷纷伸出双掌,对着巨大的铜镜送出灵力,结果似乎出了些问题,铜镜受到灵力之后,出现云雾般的白色纹路,接着由淡淡的白色转成橙红色的光芒,愈来愈亮,最后似乎从中间发出了一道冲击波,自铜镜镜心向上冲出,直透神社屋顶在高空爆开

  四位美少女受到冲击波的影响,东倒西歪的倒卧在铜镜旁,不知所措的相互对看,再看看那铜镜,里面仍是空无一物,看起来这一次的施法失败了

  第二天早上,一位身着冬季登山服的青年,肩上背着背包,在往精灵村的山路上,困难的在及膝的积雪中挣扎,当他蹒跚的走上了山顶鞍部,眼前突然开朗,群山环绕之中,一片银色大地,几条田野小径通向数户人家,青年终于看到了幼时熟悉之寒冬景色

  “终于到了”满脸结成冰的眼泪与鼻涕的青年,一副完成壮志的表情,说了一句:“差点以为要在山上遇难”

  说完居然就直直硬趴下去,跌出了一个人形雪坑

  下了山坡来到了一间茅草屋,青年遇到了一位满脸皱纹又神态慈祥的老婆婆,正是武藏的奶奶

  “你怎么会来这里”奶奶惊喜的问他

  奶奶在屋里煮了茶与武藏喝着茶,武藏告诉她学校放寒假了,自己突然想要回来幼时故乡

  “难得你能回来”

  武藏喝了一口茶后感叹着说:“这是小时候长大的村子,离开后却从没回家”

  奶奶慈详的笑咪咪说:“已经15年了”

  “怎么觉得好最近来过”说着抬头望着天花板呆呆的想了一下,自己也觉得怪,摸着后脑勺自言自语的说:说:“不可能有那种事的”

  怎么不可能,就在不到半年前,不仅回来过,还破了四位精灵公主的处女身呢,只是记忆被封印起来,记不起来而已

  正在思量之中,纸门突然“哗”的一声被打开,一位娇俏美丽的青春少女,一头过腰的金色长发绑成马尾,额前留海飘染成橘红色,穿着如十分新潮的辣妹,在这大雪严冬,穿着短衫仅仅覆住了胸部,露出了整节白嫩的水蛇腰,短衫上套件蓝色牛仔背心,下身配着同色牛仔裤,一边在膝盖上方剪去,留着一条白生生的修长小腿,一边则是沿着大腿根部切齐剪掉,其余部分套着一只红色不透明丝袜,露出一小截白嫩的大腿,一种穿着不对等性的野性美

  见到了武藏,很兴奋的尖叫连连,口口声声的武藏、武藏,冲进了房里,直奔武藏而来,飞身扑到他身上

  “啊”武藏一声惨叫,仰身倒在木板地板上,少女压在他身上,对着他的脸仔细看了一番,又激动的叫了声“武藏”,然后就毫不顾忌一旁的老奶奶,如扭股糖般的黏在他身上扭个不停脸颊则贴在他脸上,口中兴奋的直叫着:“我好想念你,我好想念你”

  武藏十分吃惊的躺在地板上,心想这女孩子到底是谁呀,怎的不由分说的就往人怀里送,还扭动个不停,胸前丰满双乳弹性十足,在自己胸前上下磨弄不已,搞得自己心痒痒的,胯下阳具竟然蠢蠢欲动的开始做出膨胀实验

  老奶奶瞇着眼笑迷迷的看着这一幕

  武藏被压在下面,急着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怯怯的问:“你是青梅竹马的”

  女孩一听,登时放开他跪坐在一旁,有点吃惊的说:“你认得我”

  武藏仔细看着她,皮肤雪白,水汪汪的碧绿大大眼睛,趐趐的玲珑鼻尖,一张嘴儿红润润的,耳柔上挂着数只小小金耳环,长得十分冶艳、狐媚,有一种在荒原中不受拘束的小母马之野性

  脑中突然冒出暑假时刚回家时,小杏扑上来自我介绍的嘴型片断,“名字叫小”

  美少女怒目而视,武藏一惊,前额冒汗,隐隐觉得胯下会被踢暴的预感

  好可怕啊

  武藏愁眉不展的头偏一边,呆呆的想了一下食手伸出说:“不是吗那么是奈”

  美女对着他咆啸“奈”,武藏吓得手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