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遍告天下(1/2)

加入书签

  回陆**的行程很快摊到桌面上,四年恍然一梦,居然还有回去的一天。

  马添香苦笑后便是**久的沉默,只有回头寻找记忆深处才会浮现的脸,如今一天比一天清晰的徘徊在脑海中,斯文隽雅的陆礼,刚毅直**的陆昭,锦**河为界悠悠环绕的陆**深宅,还有那些既真实又模糊的东西南北四院落,推开尘封的心**,仿佛能看见瑾泷憨厚的立在**口,摇头笑看**顺、和风,一个低头绕丝线,一个招摇着手里的**牌,说着今夜哪位爷留宿好挂牌子上去。悌

  悌

  **上的匾额是俊逸磅礴的笔体,绽香苑三个字好像是昨日那个男子挽着自己的手共同写上,至今墨迹还未**透。

  若时光真能倒转,是不是就没了四年磨难般的暮霭沉沉?

  谀

  没变的都在记忆里,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站在**市场信心十足推销自己的**孩,也不再是对着向日葵不住给自己鼓劲,相信生活全都是美好的傻姑娘,她不过是误入千年时空隧道的行者,老天作证,在这个不属于她的世界,她只能旁观。

  **也好,悔也好,错过还是再见,她都没那个福气享有。

  “你要走?你真要跟着他们回陆**?”澹台潇**地将**推开,大踏步进来急喘着问。

  看的出来他是一路跑过来的,气息不匀的滑动着喉结,一张俊颜泛着**红。谀

  添香从思绪中**回神,抬头看着他,默默的点头。

  他的**像***般失去力气的颓然按在桌案两端,坚实笔直的手臂绷的僵**,锦缎裹覆的坚厚**膛大幅度的起伏着,**红的脸慢慢变的铁青,他紧紧的闭合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脸**缓和了下来,只是有些苍白。

  添香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说,她不知道对于她和他之间微妙感情能说什么。

  澹台潇苦笑的扯了一下**,“没什么要和我说的?”

  很真诚的,她摇了摇头。

  “呵……就这么舍下……英蓉?”他**感的**线讪讪的划出一抹弧度。

  添香摇摇头,看到男人眼里倏然放亮,她又点点头,可转瞬就在他眼里找到失落,到底心太软,她淡淡的道:“好好待英蓉,在这世上,他唯一的**人就是你,别让他****的心承载太多大人世界里的东西,那对他不公平。”

  “不公平?”澹台潇的手紧紧扣着桌案,凸出的骨节看起来有些惊悚。

  添香扫了一眼,暗暗摒住呼吸,一点点的向后挪着身子,然后自以为**过无痕的站起来,打算绕过他出去。

  就在她快要**功的时候,手腕突然一紧,她怵然皱眉,沉沉的深吸一口,“放手吧。”

  “早知你放不下,四年前,两年前,到今时今日……,添香,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最无情的便是你这种最多情的人。”他深潭般的眸子紧紧锁着她的侧脸,每说一句话似乎都在宣泄**,攥着她的手也在不由自主的收紧,看到她皱眉,他才缓缓松开,自嘲的弯了弯**角,“你还是这样,不管是痛还是不高兴,总是藏着掖着的不肯说,当初若是你肯说,哪怕一句解释,我们还会**费掉两年时光吗?”

  若是当初她肯说讨厌妩娘,她知道,他会送走那个**人,可她没说,因为她底气不足,总觉得他们之间隔着什么,有些事情不能说的太清楚,现在想来,那种隐忧应该就叫不踏实吧。

  受过伤的心,再不敢全心全意的送给谁,会自主防卫是她的错吗?

  或许遇到陆白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也没必要瞒着他,可她并没有及时说清楚,是她剩下的最后一丁点可怜的自尊心在作祟,总觉得一个男人若**她就会信任她,理解她,给她空间、时间来缓冲一些想忘却不能轻易忘掉的记忆,结果是什么,他能给的,和她想要的,在那个以为会彼此相守一辈子的日子里,变**了两条越走越远的平行线,如今再来追究怪谁,难道不该用情深缘浅来形容吗?

  添香使力的扭着手腕,绷着**道:“是对是错早已过去,你又何必执着不肯放手?”

  澹台潇就在她xx**回的时候**然松开,她身子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