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婚之夜(1/2)

加入书签

  一晃两年过去了,可我的表哥还没回来,也可能他在外边又有了相爱的女人。我现在已是体育学院三年级的学生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我又爱上了我们系的一位同学,一个姿态优美、而且体操技能相当优秀的人,他叫林涛。

  由于年龄的增长,我的性需要也在逐渐增强,有些忍受不住,几回在宿舍想和他性交,但都没成。

  终于,在我二十二岁那年和林涛结了婚。他是一位华侨,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比表哥少华优越。现在我来为你们谈谈我们的新婚之夜吧!

  由于我饱尝性交的乐趣,又长期忍受了一段性的饥渴,所以,在新婚之夜,马上就想和他欢乐一番。

  好不容易等到客人走净,由于以前和表哥的一些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他,所以不敢过急地去吸引和调逗他的性,暂时忍受着阴部发痒的痛苦,等他来亲吻我、拥抱我,只好用聊天来调逗他,没想到他只说些和此不相干的事,也不来逗我。

  过了好一会儿,可能是他的性上来了,翻身一把按住我,将我紧紧的抱住,我等着他的摆弄,可他搂着我不动,只是吻个不停,也不用手来抠摸我的阴部。

  我想,可能是在考验我吧!

  「他怎会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呢?」我正想着,他伸手捏住了我的乳房,可还是不去动我的阴部,我闭着眼不敢看他,只等他的行动了。他越来越重地揉着我的乳房,要知道女人的乳房为性敏感的部位,他继续用力揉着,我实在无法憋住了,便把那肥嫩的yin户向他挤了过去,正挨住他的gui头,感觉到它的硬度,有节奏地跳着,粗涨得好像要把我那肥肥的yin户挑起来似的。

  这时我的yin道开始一松一紧地在张合了,yin蒂跳得厉害,两片yin唇张合着感到刺痒的难受,阴水流满了yin道,有股憋得说不出来的难受。

  我用力使yin户挤着他的yin茎,可他却不用一点力来挤我,我实在忍受不住,用一只手慢慢地插入yin道,在里边来回抠着,我的这些行动是相当小心的,怕他感觉到了。在我抠的时候,阴水顺着我抠动的手流了出来,流在我的大腿上,我急切地等待着他的下一步行动,心里说:「小宝贝呀,怎么还不快进来,快点来吧!」可他还是只抱着我,直到天亮也没有行动。

  朋友们,你们可想而知,那是甚么样的难受吧!一整夜,我都痛苦地煎熬着,就像快饿死的人见了馒头不让吃一样啊!

  第二天、我们起了床,他见我很不高兴,便说:「亲爱的,别生气,好戏还在后头呢!今晚床上见。」

  我洗理完毕,找他的人也来了,大家一起吃过了饭,他便和同事们出去了,我心神不安,巴不得马上天黑。

  夜幕降临了,他还没有回来,我便脱衣上床等他,不到一会儿,他回来了,他看到我在床上等着,便急忙脱光衣服上床。

  突然,他猛地用大腿挟住我的细腰,把我搂了在怀里狂吻,他叫我躺平了,猛地压住我,用他那胸膛使劲地挤着我的乳房,然后又用嘴吸住了我的奶头,这样一来,弄得我浑身发着奇痒,控制不住,这已是第二个男性来玩弄我了。

  这时他调过身去,把头伸到我的两条大腿中间,疯狂地吸吮着两片肥大的yin唇,又用舌头来回的舔着yin蒂。就我个人的经验,我们的女人的yin蒂是性最敏感的部位,比起乳房敏感得多。

  他继续舔着,直舔得我心里发慌,yin道发痒、发热,我的屁股不由得使劲来回摆动,我喘不过气来,涨得尿液直想往外流,我急着要小便,可他见我如此抖动,便使劲地抱紧我,他无意地分开我的大腿,刚分开,我就小便了,他见流出了尿液,忙伸过头去,用嘴吸住了尿道口,竟把流出的尿液全吃了,他又将我的两腿往大处分开,准备进攻,我此时的心情又兴奋、又激动,我又能得到天仙般的乐趣了。

  我的yin道更痒了,yin蒂有些红肿,只见他低下头来,看着我的yin户说:「天哪,这样肥大呀!」由于性的作用很厉害,yin唇显得就更肥大了,阴水顺着yin道口流了出来,我的性欲已达到了高峰,看见他手握强壮的yin茎,我惊奇了:「呀!比表哥的还粗大有力」,不过这回我不怕了,并且愿意越是粗大越好,我尝过了粗的滋味,小了还满足不了我的需要呢!

  想着,他的gui头已在我那流着阴水的yin道口来回地磨擦着,我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想让它——yin茎,立刻冲刺进来,解解我这已忍受了几年的饥饿。他这人也真是的,还没往里面插,只是用手紧握他的yin茎,并仔细地盯着我yin道的紧度和深度。

  突然,我的全身像过电一样麻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gui头猛地插进了我的yin道,他轻声问我:「曼娜,痛吗?」此刻我的心在激烈地跳动着,说不出话来,心想:「你是在试探我,看我是不是被别的男人玩过,真够狡猾的呀!」

  我稍微平静了一下说:「很痛呀,你慢点吧。」就这样,他才把留下的半截yin茎插了进去,看样子他也有些等不及了,毫不留情地插了起来。

  我表哥少华在插我的时候,只管是一味地猛冲猛刺,毫不考虑性交的技巧,这次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