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李毅心里一声冷哼,面上却依然是微微一笑,说道:“只要你敢就好办。说起来,玩法简单的很,就是咱们二人单纯地押‘大’或押‘小’,没有其他的道道,但是,若是我先下注,押了一方,你便只能押另一方,决不可和我相同,先下注者,一赔一倍,后下注者,则一赔两倍,不知道你想选先下注,还是后下注?”

  其实,李毅是在偷换概念,不问“你要不要这么玩!”,而是直接问“你选先,还是选后!”。

  而姚正熙却显然没注意,因为他已经被李毅所说的这个“画地为牢”吸引了。

  不但姚正熙是第一次听说,就连周围终日流连赌场的其他老赌徒们,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么诡异的玩法,都被勾起了极大的兴趣。

  一方押“大”,则另一方必须押“小”,即便你觉得开“大”的可能性比较大,也不能够押“大”,反之亦然。那么这就意味着后下注者的输赢,完全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只要对方下注,自己便只能选相反的方面,也难怪会叫“画地为牢”这种名字,倒也贴切地很。

  只是,大家不知道的却是,这根本就是李毅杜撰出来的赌法,而这“画地为牢”,又何尝不是对姚正熙的一种“请君入瓮”呢?

  姚正熙虽然觉得先下注肯定对自己有利,但是,骰宝出现“大”或“小”的几率,本就是一半一半,所以,后下注者,那一赔两倍的投注赔率,却也着实诱人。心里不由得飞速的考量起来,一张小白脸上,神色一阵变幻。

  “怎么?先下注,后下注,你都不敢吗?”李毅却在这时,适时地挤兑了他一下。

  姚正熙一瞪眼,豁然抬头,一声冷哼道:“你,不要在我面前提‘敢不敢’这样的字眼,我姚大少在赌场呼风唤雨的时候,你还说不定在哪里打猪草呢。今天我就陪你玩玩,就选后下注,不输得你心服口服,我就不叫姚大少。”

  “好,一言为定。我倒要看看,只穿着内裤的姚大赌神,如何再呼风唤雨。”李毅一声高喝,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只要姚正熙敢走自己划下的道儿,那么不管选先选后,他都必然是死路一条,接下来的一切,在超级透视之下,都将不是问题。

  李毅神色轻松,冲着美女荷官一伸手。

  美女荷官点了点头,就如同一部设置好了程序的温柔机器人一般,永远不疾不徐,笑意怡人。一抬玉手,熟练至极地把骰子收进了骰盅,盖好了盖子,轻轻按下了把手,三粒骰子在骰盅中清脆跳跃的声音瞬间传出。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看向了骰盅,不可否认,这是一场饶有兴味的赌局。

  只有朱美琪,此时却一改最初的冷漠表情,有些紧张地盯着赌台边上的李毅和姚正熙,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骰盅里的声音归于平静的时候,美女荷官冲着李毅微微一笑,说道:“请这位先生先行下注。”

  虽然,李毅只说了一遍规则,但是,这冰雪聪明的荷官,还是立即领悟地一清二楚,让李毅先下注。

  李毅启动了超级透视功能,扫了一眼骰盅,“二三一!”三粒骰子静静地躺在骰盅里。

  李毅却也没有急于下注,而是稍稍迟疑了一下,才最终将两枚筹码,放入了“小”的彩盘内。

  第一局,姚正熙也比较谨慎,捏了同样两枚筹码,扔到了“大”里。

  结果揭晓之后,李毅自然获胜,筹码由两枚变为了四枚。

  不过,姚正熙却也根本没放在心上,赌场上,有赢便有输,若是这点风浪都经历不了,姚正熙“京城赌神”的诨名,岂不是白得了?

  “千刀万剐,不赢第一把。”姚正熙非但不急,反而冷言冷语。

  哪知,没多久,姚正熙,就后悔自己的这句话了,不管是不是千刀万剐,姚正熙却再没有了翻盘的机会,李毅势如破竹,一路赢了下来。

  姚正熙手里的筹码,如流水一般地输了出去。若不是深知这里的荷官都是船公司严密安排的,绝对不会出问题,姚正熙简直要怀疑李毅和荷官是在联合作弊。

  偶尔有那么几次,李毅故意输掉,可是,姚正熙却如惊弓之鸟一般,没能把握住翻盘的机会,扼腕不已,一张小白脸,在输了十几万美元的筹码之后,早已变得惨白如纸,冷汗连连。

  但是,既然事前已经答应了李毅划下的道儿,现在却是有苦说不出,如同被一张无形的网束缚住了一般,赢又赢不了,撤又没法撤,瞪着眼睛输,真真正正是“画地为牢”。

  直到赢光了姚正熙手里的最后一枚筹码,李毅笑吟吟地看着姚正熙的一身“阿玛尼”休闲装,笑而不语。那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脱衣服吧,一早就讲明了要输到内裤的。

  姚正熙用手抹了一把冷汗,举头看了看周遭看热闹的人群,心里的窘迫如同潮水般一波波袭来,虽然,没有人起哄,也没有人说什么,但是,那兴味盎然的眼神,就已经说明了一切,愿赌服输,是每个人心里的想法。

  此时此刻,姚正熙已经没有时间去想李毅惊人的狗屎运的问题了。真想地上突然能裂开个洞,让自己钻进去,甚至希望要是现在来个海难该多好啊,可惜,风平浪静,“海上帝王”号也坚固依旧,没有海难,地上更没有洞。

  姚正熙百般思量,万般无奈,却也只得履行诺言,羞愧至极地脱下了上身的t恤,一具白皙的小排骨上身,暴露在大家无声的讥笑里。

  第234章 神秘赌注

  姚正熙一张小白脸简直红得要滴出血来,环着胳膊,捂着胸前两点,眼神中早已经没有了适才的嚣张,满是祈求地偷眼看着李毅,巴不得李毅能大发慈悲,放他一马。但是,让他出口相求,他却是无论如何开不了这个口,丢不起这个人的。

  奈何,李毅却始终冷眼看着他,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

  这个姚正熙,从甫一见面,就不断地以李毅卑微的身世,肆意地加以讥讽,对于这种目中无人的纨绔子弟,李毅绝不会心慈手软。

  李毅不吐口,姚正熙无奈,只得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下了长裤……

  一条平角的内裤,包裹着他几分瘦削的身影,吸引了几乎全场诧异、嘲弄的目光。

  “输到内裤!”这句话,在赌场里时有听说,但是,真正见到,却不容易,尤其在“海上帝王”号这种地方,眼睁睁地见识到了一个输到内裤的人,大家都觉得惊奇不已。

  姚正熙,一代所谓的“京城赌神”,就这样,一下子就出名了。

  姚正熙哭丧着一张小白脸,恨恨地咬牙切齿地看了李毅一眼,终究没说什么,灰溜溜地夹着衣服,匆匆逃走了。

  而一旁的朱美琪,作为与姚正熙同来的女伴,同样遭受着大家玩味的目光,羞臊地满脸通红,有心想要和姚正熙保持一定的距离,可是,这显然不太现实,大家都看见她是和姚正熙一起来的。

  看着姚正熙的狼狈样,朱美琪此刻也是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眼神扫过李毅的时候,满腔的羞臊,化为了一股愤怒,跺着脚,指着李毅叫道:“你,你太过分了。”

  说完,一扭身,同样匆匆跑开了。

  李毅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一声冷哼:“自取其辱。”低头望着面前一堆足有十几万美金的筹码,李毅微微一笑,姚正熙这种纨绔子弟的钱,不赚白不赚,与其让他四处吃喝嫖赌,不如放在自己这里,做点正事。

  于是,李毅收拾了赢来的筹码,转身就要离去。

  可是,刚一转身,就听闻身后一人高声叫道:“这位先生,请留步。”

  李毅心里一惊,缓缓转头,却见刚才一直在爱德华王子身边的那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人,向自己走了过来。

  “有事儿吗?”李毅冷淡的问道。

  “先生,我对你刚才的那个‘画地为牢’的赌法非常感兴趣,想和你对赌一局,不知道你能不能赏脸?”中年人谈吐文雅,举止得体地问道。

  李毅停住脚步,回过头来,打量了那中年人一通,以及其身后一脸笑意的爱德华王子,淡淡说道:“对不起,我一点兴趣也没有,抱歉,告辞。”

  李毅一扭身,大踏步向前走去。

  “等等,这位先生,或许,我可以提高赌注。”中年人紧跑几步,撵上了李毅。

  “呵呵,我想我并不缺钱。”李毅脸带微笑,却拒人于千里之外。对于眼前的这个绅士般的中年人,李毅本能的有种警惕。这是一种很没来由的感觉,但是却异常地真切。使得李毅毫不拖泥带水,断然拒绝。

  可是,那中年人听了李毅的回答,却回过头去看了看爱德华王子。后者不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