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石数鸟(1/2)

加入书签

  “赵小姐,你恨我吗?”我很坦诚,我决定交待了。

  赵佳慧盯着我,“恨,我恨你!”心里有点儿痛,但让我觉得如释重负。但赵佳慧转口,“我恨你为什么不温柔点儿!”我晕。郝文秀和吴素馨也笑了。

  “直说吧,佳慧。我说完后,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你要听我说完。”我镇静地说。

  “知道昨晚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多事吗?”三个女孩儿都摇着头。“我先说原因吧。”顿了顿,我继续,“佳慧,你知道玉怡和雅诗母女俩个和我的事吧!”赵佳慧点了点头,吴素馨是知道的,郝文秀不由瞪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我。

  “不谈大道理,我就想让玉怡和雅诗她们母女俩个好好的生活,虽然我不能给她们所谓的爱情,我觉得我的爱情都给了玲。但是,我可以让玉怡、雅诗、玉梅、若兰、婉卿、晓燕、玉蓉,还有莹莹,我们可以给她们幸福的生活。爱情是什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三个女孩儿明显对我的表白惊呆了,估计她们从没想到过我是这样一个人吧。

  我继续道:“你们对昨天的事感到奇怪吧?”我扫过三个女孩儿的眼睛,见她们点头,“好吧,我直说了吧。我很怕,怕佳慧。怕你把事情捅出去,我无所谓,反正现在有钱,可以换个城市,甚至换个国家居住。但我怕伤害到她们,我不想让她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所以我下了药。”这个时候我可很清醒,绝不能说出是玉蓉。

  赵佳慧大眼睛眨了眨,“你说你下药,那么蓉姐帮凶了!”

  我迎着她的目光点了点头,“就算是吧!”默默地坐下。

  三个女孩儿都沉默了。

  意料之外,郝文秀首先表态了,“柳老师,这是我最后一次喊您老师!”我心剧痛啊。

  郝文秀忍着伤痛站了起来,勉强走到我身前,“我不后悔,我很欣赏你的坦白,让我感动。”说完,扑在我怀里,重重地吻在了我的唇上。坐倒在沙发上,大脑一片空白,我很高尚吗,否定,怎么可能呢。

  赵佳慧和吴素馨也接着表态了。赵佳慧居然笑了,呵,没想到啊,我还能让柳大色狼害怕。“我瞪了她一眼,郝文秀和吴素馨也面色不善。赵佳慧一点儿也不在意道:”开始我对你只是好奇,为什么有那么多女人和你生活在一起,而你又没有什么男性朋友。出于记者的好奇心,我开始注意你。慢慢有点儿着迷了“说着,又哼了一声,”难道我是那么坏的人吗。不过你刚才还算老实,那番表白也打动了我的心,我打算……打算给你个机会,一辈子照顾我。“我有些得意了。

  吴素馨笑着问,“那你的记者还干不干?”

  赵佳慧问,“这有什么关系!”

  吴素馨说:“记者应该报道真实的事情啊!”说得赵佳慧也是一阵懊恼。

  我劝她,“记者不当也罢,不如到我的公司来,做个公关经理或者新闻发言人什么的,不比当记者强?”

  赵佳慧精神大振,“好,一言为定!”

  吴素馨看着我期盼的眼神,小心地说,“我,我没什么的?”扭头望了望卧房,“我从没遇到过我心仪的人,柳叔例外。”

  我笑了,很是自得啊。“素馨,你怕你妈反对吗?”

  吴素馨红了脸,我很直白:“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蓉姐说过你什么吗!”吴素馨恍然大悟,开心地笑了。

  虽然很开心,但我还是要问文秀一些事,“文秀,你妈那儿怎么办,你,你男……”

  怀里的文秀打断了我的话,“别提了,什么男朋友,听到我妈出事的消息,就和我划清了界线,说是他老爸的意思。”

  赵佳慧鄙视地说,“那种男人不值得去爱!”

  吴素馨也说,“对,文秀,我支持你!”

  “馨儿,支持什么?”玉蓉姐被我们吵醒了,穿着睡衣站在客厅门口。我在身边的沙发上拍了拍,示意玉蓉过来坐。文秀把事情的经过和盘说了一遍。

  玉蓉听完后,安慰文秀,“秀儿,早点认清一个男人也好,好在你妈的事儿已经摆平了,这还亏你柳叔了!”

  文秀一脸幸福地在我怀里,“蓉姨,我知道了,对柳叔,谢字是不够的!”呵,我很感动。

  玉蓉泼凉水,“秀儿啊,你的事儿可不好办啊!”

  文秀一惊,“怎么?”

  玉蓉笑问:“你不知道你柳叔他当老师的事儿了吧!”文秀点点头,玉蓉又问,“知道原因吗?”文秀摇了摇头。

  玉蓉继续说,“好吧,我来告诉你吧!是因为你妈,常校长,不,不太准确,应该说是因为雅诗和你柳叔的事儿被你妈知道了,所以你柳叔辞职了!”

  文秀吃惊地望着红了脸的我,素馨插话道,“珍姨太不讲道理了!”

  玉蓉白了女儿一眼,“小孩子,知道什么?”素馨无话可说。玉蓉道,“其实你们刚才的对话我听了很久了,抛开别的不说,在外人眼里,我们现在的情形就是乱伦。”我大受打击,三个女孩儿脸色白白的,看来也是。

  玉蓉继续,“但我们为了什么,为的就是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馨儿,你还记得你爸去世的时候吗。”素馨点了点头,玉蓉道“那个时候,我差不多是为了你才活下来的!”

  素馨激动地喊着,“妈妈!”泪流满面。

  玉蓉定了定神,拭去眼角的泪水,“我拼命的工作,想忘却过去的事情,然而当遇到玉麟,见到他们开心地生活在一起,我是多么羡慕啊。显然我已经过了享受爱情的年纪了。当我身在其中,我越发感到快乐。你明白吗,素馨?”素馨点点头,表示理解。赵佳慧若有所思,望着我。

  玉蓉激动了,“尽管我们很幸福,但在外人眼里,是不容于人的,明白了吗,你们?”三个女孩儿已经很清楚了。我激动地把玉蓉搂在怀里,在她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

  玉蓉转移重心,“所以,你们不要怪珍姨,她也是没办法,一个人多苦,还要管理一个学校。”

  文秀拭着泪水,“蓉姨,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

  玉蓉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脸儿,“傻瓜,你知道什么?我不是让你离开,而是告诉你,我们要说服你妈,同意你和玉麟生活在一起。不过,让你妈接受这个现实可不太容易!”

  文秀坚定地说,“我可以等,等到我妈接受现实!”虽说男儿不流泪,我却再也掩饰不住了,搂着文秀和玉蓉,使劲儿眨了眨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

  “蓉姐,明天,我去负荆请罪,拼了命,也要让常校长出气!”四个女的都感动了。我很尊重常校长的。

  享受过晚餐后,时间也不早了。我把赵佳慧、郝文秀、吴素馨又都抱到卧房里,放在玉蓉的大床上,这才发现,昨天晚上怎么睡的,好象不够大啊。玉蓉笑骂,“色狼,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卧房!”勉强让三个女孩儿在床上睡下,我和玉蓉只好到素馨的小床上去挤了。

  搂着玉蓉,嗅着她的体香,“蓉姐,谢谢你!”

  玉蓉红着脸调侃我,“三个美女,还没谢够啊?”那一脸的媚态,看得我兴致大起,搂吻着成熟美妇,一只手在她身上的敏感地带尽情挑弄,一只手揉着一对丰乳,看它在我手中不断变换形态。玉蓉呻吟着享受我的爱抚,不一会儿就主动骑到我身上,自动上套,闭上双眼,享受起来。

  激情过后,玉蓉趴在我身上,问,“小色狼,想没想过怎么向珍姐解释?”

  我故意说,“没想过,让她打一顿出出气先!”

  玉蓉用手指摁了下我的额头,“你呀,解决不了问题的,不如,你把她也……”

  我晕,“蓉姐,别出馊主意了!”

  玉蓉吃吃笑了,“怎么,没胆啊?”……

  毕竟都是成熟的女孩啦。早上,我还在睡觉,三个女孩已经来叫我了,不知怎么回事,不会是她们太激动了吧,想想也不是,昨天答应文秀去见她妈妈——常玉珍的。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开车去常校长家,本来我只想和玉蓉、文秀两人去就好了,素馨和佳慧两人非要一起去,说感受一下我的真情如何打动铁面校长的。我晕,会死人的。

  进门之后,我才发现,情况也许并不是太坏。因为一向制服式装扮的常校长居然是一身家居服,除了面容有点儿憔悴外,一切都还算正常。我原以为她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的。

  常玉珍开门才发现女儿文秀跟我们一起来的,忙问,“秀儿,你怎么……”

  素馨连忙叫“珍姨,我和秀姐一起回来看您的!”

  玉蓉反客为主,“来,大家都进去说话吧!”待我们都进门后,关了门。拉着常玉珍一起坐下。

  常玉珍望了望我,看起来玉蓉没埋着她,“我去给大家倒怀水!”

  玉蓉拉着她的手不放,笑说,“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我头大啊。

  常玉珍明显没有适应,“什么一家人?”不过没继续问,看着羞红满面的女儿,“秀儿,你们跑回来干什么,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学业为重啊!不过,这回多亏了你蓉姨!”文秀嗯了一声。

  玉蓉笑道,“什么话啊,我们可是多少年的姐妹!不过,最主要还是玉麟帮得你!”

  常玉珍感叹不已,“是啊,要不是玉麟帮忙,我真?”说着,不由眼角湿润。

  玉蓉也叹了口气,“珍姐,想开点。对了,玉麟,你不是有事要和珍姐说吗!”一下把我推上了阵地前沿。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屋子里的五个女人,应该以这样说。“常……校……长……”“玉麟,怎么搞的,叫珍姐。”玉蓉不客气地打断我的话,也是,有点儿要喊魂的。

  “珍……姐……!”我又打住了,虽然我当过老师,可我教的是数学,不是语言学,遇到这种情况,我也不太好说是怎么回事了。常玉珍明显发现了我的异状,因为我从来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至少在她眼里是。

  灵光一闪,天救我也。“珍姐,愿不愿意到腾龙公司当个主管。”真是感谢上天啊,这个时候我居然会想到这个。

  常玉珍料不到会是这句话“啊,不好吧,我一直是在学校啊。”

  玉蓉打断她的话,“呵,珍姐,其实都一样的,在腾龙恐怕你不用自己做事吧。”说完,示威地瞟了我一眼。汗!我连忙点头。

  “珍姐,蓉姐说得对,其实你只需要具体管几个人,其他的都不用操心啦……”常玉珍一脸疑惑地望了望我和玉蓉,她显然不明白什么时候我和玉蓉有这么亲近的称呼。我也没办法解释。

  见到常玉珍点头,玉蓉唯恐天下不乱地说,“玉麟,你不是还有事情和珍姐说吗?”大汗!我望了望文秀,

  见她脸儿红红,却盯着我,佳慧和素馨也是,我冷汗直冒。咬了又咬牙,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常玉珍面前,低下了头。五个女人都呆了。

  常玉珍反应过来,“玉麟,你这是干什么?”站起来拉我,现在我已经定下心了,反正死活也要说的,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我这个女婿也早晚要见丈母娘的。

  “常校长,我对不起你!”

  常玉珍是糊涂说道:“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你可帮了我大忙啊?”

  我觉得现在的样子有点儿傻,怎么象个娘娘腔一样,跪在地上,哎,没办法,如果常玉珍这关不过的话,赵佳慧那关等于没过啊。

  “珍姐,不是的,别的事儿,就像雅诗……”说着,我扭头看了看文秀。

  校长就是校长啊,当过校长的不是一般人。常玉珍一下明白过来,脸色发白,指着我,“柳玉麟,你,你怎么这样对文秀。”

  这时,我倒坦然了,面对着常玉珍的指责,我无言以对,但我也不再逃避,我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闭上了眼睛。

  “啊!”常玉珍象疯了一样,怒吼一声,把我推倒在地上,骑在我身上,举手在我头上、脸上乱打一气,嘴里也不闲着,浑不管其她四女的感受,“文秀是个好女孩儿……你这样让她怎么见人……呜……我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爸爸……呜……柳玉麟,你不是人。禽兽不如,你害了雅诗不算,又来害文秀,文秀的终身幸福就给你这样毁了,呜……”

  本来,做错了事情应该认错的,而且我也认错了,态度应该算是不错,认打认骂,可她说到后来,我也受不了啦,腾地一把推开常玉珍,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兀自哭了起来,我站起来大声喝问,“幸福,什么幸福。是虚幻的爱情吗。我和玲有,可是玲呢?雅诗怎么了,她和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好,至少她现在是快乐的,是幸福的,你呢?”

  一不做,二不休。我走过去,“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才是快乐的女人,什么是幸福的女人。”用力把常玉珍抱起来,直奔卧房。事后,我不禁常自笑,当时是怎么想的,而玉珍也经常怨我,不给她面子,说我是个霸道的男人。

  屋子里一下静了下来,玉蓉也是吃惊,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佳慧嘿嘿笑了,“真是胆子大啊。”文秀羞红着脸使劲扭了她一把,佳慧大笑,“又不是我的错。”

  素馨也羞红脸骂她,“呸,要不是你,我和文秀怎么会这样。”说着,不禁又望了望自己的母亲玉蓉。

  文秀站起来要追进去,玉蓉拦住她,“秀儿,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这些当然是我不知道的。卧房里只有我和常玉珍两人,当我把她扔在床上时,她已经警惕地停止了哭泣,紧张地看着我,抓紧了衣领,一副小女人模样。

  我可不管这些,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要给她女人的幸福,说起来好大啊。不理会玉珍的感受,我上前脱的家居服,玉珍死死的抓住,大喊,“来人啊,救命啊。”一会儿又喊玉蓉和文秀。

  文秀有些紧张,被玉蓉拉着坐在沙发上,佳慧和素馨也在旁边安慰她,“没关系的,一会儿就好啦。”

  说实话,玉珍的表现让我很兴奋,怎么说呢,难道我除了恋童,现在又有暴虐的倾向了,可能是和江瑞珠做多了,受她的感染吧。

  玉珍抓紧了领口,我从衣服下面动手,抓住她的衣服,“嘶”地一声,上衣两半,我双眼有些发直,玉珍的岁数不小啦,身材依然是这么完美,浑身雪白,匀称,胸前一对丰乳饱满、坚挺,上面两点红星,随着她的挣扎,两只白兔不停地跳动,跳得我眼都花了。她居然没带乳罩,真方便啊。

  我抓住玉珍的裤腰时,她哭了,“玉麟,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秀儿都给你啦,你……”我并不理会,用力下拉,虽然玉珍弹腿乱蹬,毫不配合,可依然挡不住。一只白羊展现在我眼前,玉珍羞红了脸,一手护胸,双腿紧夹。她居然没穿内裤。转眼我就发现,原来我是连裤子带内裤一次给扒下来了。

  我俯身在玉珍身上时,她不再发出声音,只是默默的流泪。我现在才发觉,我真是有暴虐的潜质。因为我并没有迟疑。双眼兴奋地在玉珍身上游览,领略。双手各抓一乳,轻轻揉捏、挑逗。

  玉珍虽是在羞愤之下,可是异样而熟悉的刺激很快就让她的身体背叛了自己。双手遇拒还迎,身体扭动着追随我的爱抚。

  时机已到,毫不犹豫,正视着玉珍的双眼,一举入她。瞬间,玉珍眉头紧皱,本已不流的泪水,顺着眼角滚落在枕上。真是意想不到啊,玉珍已经生了文秀这么大个女儿,虽然经过充分的润泽,小穴还是这么紧。吻着,双手在身上爱抚,媛慢抽动。每次进出,都伴随着玉珍的娇呼声。

  玉蓉几个听到这种声音,一个个都笑了,目光却集中到文秀身上,文秀双颊通红,“又不是我的错……”

  玉珍已经潮起潮落两次了,异样的刺激差点儿让我丢盔卸甲,但我很明白,就这样放过这个美娇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