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九章更大的秘密(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此时心里的惊讶,不亚于刚才在阿修罗树上的惊魂。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经过这一段,我也是有了些经验,出现刚才的怪异,绝不是偶然发生,残骨突然性情大变,也不是偶然的,但我不想朝那方面想,我不怀疑姐姐有问题,但这些事情又有些解释不通。不能放残骨离开,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不管对与不对,残骨的突然变异,我觉得,有问题。我拉住若晜,“若妹,留下残骨,不能放他走开。”若晜看着我,最是不藏心思的眼神,此时却是一脸的我不理解。“小哥,你为什么只救那个姐姐,不管我们了。”心里一震,其实从开始我就知道,从我救姐姐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若晜,还有已然离去的王路,以及小白,对我的态度的突然的转变,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但我有我的考虑,却是说不出来,我不能直说,姐姐一定要救,而且在那个时刻,救姐姐的时刻,对别人不会有什么影响。但这话不能说出口,因为,明摆着的事实是,我只顾救姐姐,而没有管其她的人。我小声说:“若妹,帮帮小哥,就算是小哥求你成不。”我不知道我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若妹一听,眼圈居然红了。“小哥,其实,我一直和你在一起,真的,不会离开你的,我只是有时侯,要个说法,行啊,没事了,我会帮小哥的。”若晜突地走上前,对着残骨大叫着:“你这样离开,出了事,不要怪我们。”残骨本来和我说过之后,生怕是我粘着了他,急急地前走,而且是催着他的那些兄弟前行,听到若晜这么一叫,停下了。肯定是停下。先前若晜已然成功地忽悠了他一次,这一次,他肯定是相信。残骨突然停下,看着若晜。若晜一笑说:“你就这样离开,不怕灰飞烟灭吗?”我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这若晜,看着柔柔弱弱的若晜,居然是语出惊人。残骨更是一愣,叫住了急急前行的汉子们,走到若晜跟前,“小姑娘,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明说啊。”若晜又是一笑说:“你没觉得你的这此兄弟们,此时,全然如活死人一般吗?”残骨一愣,朝前面看了看,死死地盯着若晜。而我听若晜这么一说,还真的觉得有道理,这些汉子们,如我们现在所说的机器人一般,反正是听从主人的号令,不说什么,只管照做,确实如活死人一般。没有思维,那救回来有什么用。残骨这下还真的不能淡定了,走近若晜,“小姑娘,别搞什么鬼,我跟你说,马上有大事发生,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这样神神鬼鬼的,不要忽悠我们。”若晜看了我一眼,我听到了残骨的话,马上有大事发生,不知道有什么大事。若晜说:“这么说吧,你跟我们在一起,我来想办法,能把你这些兄弟救好,但你不能离开我们。”我从心里感激若晜,她确实是一门心思地留下残骨,是我的意思,而且一直是照着我的意思在做。我看着残骨,“有大事发生,不知道有什么大事。”残骨理也不理我,只是看着若晜。若晜冰雪聪明,“我还没有想出办法,所以,你还是先跟我的小哥把眼前的事解决吧。”若晜一句话,算是把残骨留了下来,而接下来,很明显,若晜是让我有什么事做什么事了。残骨不是傻子,也算是明白了,此时把他留下,他也明白,他能不能走,还在于我了。残有走到我跟前,“你是不是觉得很怪异?”这特么是什么话。我冷着脸点头,我最烦的是,当面这么打脸,把别人当傻子,就自己聪明。“你这么聪明,难道你没有发现,刚才水老鼠的怪异。”残骨看着我,眼里阴阴的,而这句话,我能感觉到,不是若晜留下他,他是不会说的,而且,我似乎能感觉到,残骨知道其中的一些什么,而他所说的什么大事情,就与此有关。我说:“我发现了,水老鼠确实怪异,也是留下你的直接原因,直说了吧残骨,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也不是什么坏人,大家在一起了,一起共进退,我想,这合乎你的逻辑吧。”我不管了,索性直话直说。说这样的话,我还是第一次,无赖的一种的感觉。残骨一愣,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话。嘿嘿一笑:“你早这么说,事情简单多了,你一直端着个架子,我也不好说,我总觉得你我不是一路人,是的,我不是好人,但我也不是什么坏人,我的要求明明白白,不象有些人,内心里欲求一堆,嘴里却是另一番讲究,你这样说,那事情好办多了。”这算是听清楚了,却原来,我在残骨的眼里,一直是端着个架子,特么完全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一笑说:“话说开了,事情就办开如何。”残骨嘿然一声冷笑,“说出来你别后悔。”我看着残骨,没有出声。残骨说:“跟你这么说吧,你或许应该明白,活物是什么,也就是说,只要是活物碰到千年的妖性,必死无疑,不管这东西是什么,只要是千年的妖性出现,活特必无活路。”我脑子一轰,残骨说中了,我最不愿相信的事实,此时,还真的如残骨所说,我听这结果,真的不如不听。千年的妖性,那就是道的第二重境界,先前听刘古碑说过,道分三重,一重为道,世间很多,二得为妖,少之又少,三得为仙,那可是几乎是千年等一回了。残骨这么一说,也就是明明白白告诉我,姐姐,那就是一个妖啊。这是我最不能相信的事实。说姐姐是鬼魂,我理解,但说是妖,那就是异于常类,终是不融于常类,那可是要出大问题的。此时,小白,还有若晜,包括姐姐,一直离我们很远。若晜聪明,她一直与我心气相通,有意将三人引得远了些,从我刚才和若晜那样说话,求她将残骨留下,她就知道里面绝然有问题。所以,若晜始终来说,还是与我心气相通的,哪怕暂时有点气性。她们并没有听到我和残骨的说话,而我也是最怕姐姐听到我和残骨的谈话。但我狐疑的是,姐姐似乎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残骨看着我闪个不停的眼睛,嘿嘿一声冷笑说:“你别不相信,你叫姐姐的那位,你要救回的那位,确实就是妖了,而且,阿修罗树突地倒下,树身血液全出,也是因为如此,因为妖之于其他,绝非常类,所以,救回妖身,必毁自身,这是千古的真理,我估摸到着,后面还会有大事发生,所以,我刚才急急要走,但你的那个小姑娘却是说得象真的一样,我又不能就此一走了之,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看残骨神情,还真的不象是瞎说的。“而坏就坏在,妖身自己,并不知情,万物相克,她却不知,这样下去,我们注定无法控制事情的发展,所以,我才想一走了之。”残骨此时的声音更低,而我也相信,他此时说的,还确实就是真的。姐姐如果是妖身,那么,先前怎么和我在一起时,什么也没发现,而且就算是姐姐是妖身,也应是好妖,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你不要瞎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先前我也见过,有件事情,说出来,或许你也知道,那是太平间的事情。”残骨突地看着我说。我一惊,他居然扯到了太平间那里。残骨说:“当时太平间,其实就是为了一个巨大的秘密存在,而太平间的存在,久了,却是有了些变化。”这我相信,太平间的存在,确实是因为古碑村下的秘密,但久了之后,我是知道有了老张的暗室,还有几路势力的争夺,但不知道真的怪异在哪里。“你难道没有发现,那太平间的尸体,先前一直放着没有问题,而最后,全然干了么?”我冷气从心而起,确实,这我知道,我还以为是时间长了,本应是这样的。“尸干,既是魂出,而魂出,灵没,尸体全然成了干尸,那个太平间,其实屁用也没有了,就是一些干尸体,没什和用的。”我愕然。“而那些抽去的魂灵到哪了?”残骨眼光灼灼地盯着我。“那些魂灵,全然被高人抽去,炼妖去了。”残骨突地阴笑着,看得我心里发毛。特么我只知道,那些尸体太过怪异,而且,还有那暗室也是怪异得很,根本没想到这一层,现在这么一说,我真的糊涂了,这些尸体的魂灵,抽去炼妖,那有什么作用。“你编吧,编得神乎其神的,我也不相信,屁用没有。”我看着残骨,故意这样说着。残骨一笑:“我本不应和你说这些话的,其实,这关乎一个更大的秘密,我说了,我性命不保,你们的眼里,只看着那些财富珠宝,但真正的明眼人的眼里,却看的,不是这些,还有更大的利益。”残骨突地住了嘴,不再说话。而我心里骇在一片。刚才我有意逗着残骨说了那些话。而我真正的,从一开始就怀疑,这些势力也好,这些各路的人轮番上演也好,我一直怀疑不会是只冲着那些珠宝而去,就算是再大的财富,也犯不着这些人几辈子一直盯着古碑村。难不成,还有更大的秘密不成?本书来自

          ↑返回顶部↑

          目录